上市公司董事强奸养女背后,是层层社会关系的隐喻

2020/04/14 04:30 · 社会 · 208阅读 · 0评论

这几天#鲍毓明#成了热搜。

一个大陆版的“房思琪”事件,精心选择受害人,财大气粗懂法律。

那么,能判几年?

更重要的,受害人能不能不受打扰不受歧视的生活?

长夜当哭,人间苦难无数。

1

你们知道鲍毓明案中最令我胆寒的是什么吗?

是他对受害者李星星说:

说出去你就不干净了,所有人都会讨厌你。

国外也是这么做的。

我是对你最好的人,别人都是坏人。

你就不能不说吗?沉默是金啊!

这套话术你们陌生吗?你们陌生个屁!!

我被这样的话术操控过。你呢?

更重要的是什么?你有没有被碾压过?被权力?被金钱?被更聪明的人?

鲍毓明的动机有点《洛丽塔》,他特地找了一个有女孩的单亲家庭的母亲,假意组成家庭,事实上没有组建家庭,也不存在养父女关系(年龄差不足40岁不能领养),一直是同居。

等到15岁,性行为合法了,啪了,之前的证据不足无法定罪,本质上就是一个懂法律的流氓欺骗了一对不懂法的母女,协助他实施了犯罪行为。

这就是碾压,权力,金钱,才华对人格的彻底碾压。这种碾压只是恰巧发生在了一件更极端的事情上而已,但是,面对碾压,其实我们并不陌生。

鲍毓明强奸幼女的案件,除了再次揭露了在父权社会中女性的绝对弱势地位,以及司法机关的疲软不作为之外,更令人绝望的是:

我们看到了一个年轻人,从意识形态端口就被控制,接收不符合正常社会的价值观念,他们把不正常的说成正常的,把有钱有权的人强暴女性当成提起你行使对未来妻子的权力。

点在这。

2

更重要的是受害人自述的细节:

办案区的铁门关上了,她和几个警察叔叔在里面,中间有叔叔在抽烟,也有别的叔叔偶尔进来。

一位警察叔叔问她,“鲍某明打你了吗?”

李星星说打了,“他先是掐我的脖子……”

一只手突然过来,捏住了李星星的脖子,那是另一位“警察叔叔”。他手上用力,问李星星,“他是怎么掐你脖子的?”

我想知道那位“警察叔叔”是谁?为什么这么做?

这次笔录的结果是:

在警方的促使之下,鲍毓明给受害人李星星写了一封保证书。保证书中写道,“给我现在的女儿,和未来的妻子。”

从派出所出来后不久,李星星跳进了黄海。

她又被人打捞了起来。

在这里,不公义似乎是正常的,渴求公义的呐喊和绝望似乎才是不正常,弱者早已丧失了呐喊的力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终结。

在李星星重度抑郁,数度自杀的期间,北京师范大学的清子,她告诉李星星自己从小被邻居性侵的事,她是陪伴李星星最久的“同类”,帮助李星星很多。

她告诉李星星,“姐姐们不需要你回报什么,这是姐姐们欠你的,因为我们不够勇敢。”

妈的我好恨,会有恨。

我很多受害人还在反省,还在收敛自己的怒火,还在试图用理性的方式去散播他们的理念和诉求,而施暴者却在一如既往,逍遥法外。

我恨,三次报警始终未对犯罪行为形成有效有力的制止,反而在鲍毓民不断侵犯和案件被模糊不清的情况下,使受害人完全暴露在主流的舆论中,泣血般的诉说着全部的细节。

一面是稀少的阳光,一面是巨大的,层层社会关系的隐喻。

鲍毓明的社会关系能够形成巨大的抵御和遮掩作用,利用其引诱,亦利用其遮掩,完美的表皮下流动着不为人知的罪恶行为。

我恨,因为所有强奸都应该受到惩罚,而不是被掩盖,警察应该保护受害者,而不与罪犯站在一起。与未成年发生性关系,钻法律的漏洞,用钱财摆平一切——这样的人就是狗屎。

但我们没能及时的告诉那个女孩:“坏人会被惩罚,因为他犯罪了。”

今天,我相信鲍毓明会受到法律的严惩,但我们要继续关注:相关单位,人员的追责问题,前面的几次报警未果必须要给大家一个解释。

哪些人打了招呼?哪些人知法犯法?哪些人包庇纵容?

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只有群众的关注高了,某些人才会被查办。

根在这。

3

有人说正义虽然会迟到,但从来都不会缺席,这一点我并不认同:

受害人以及她的母亲,她们还找到了鲍某明的父母、亲人和公司老板,有人报以谩骂,有人回馈以善意,但终究石沉大海。

周娟回忆说,“人都在,就是告诉我不上班”“我打了好多电话,都不接”。她们母女俩不断地跑、等、求,四处碰壁。

后来,一位曾经对她们表达过善意的民警直言说,“我不能再管你这件事了,再管我就没工作了。”

此后母女俩人反复在老家、烟台之间往返,李星星的反复崩溃,催着她们拼命维权。一开始,她们坐高铁去烟台,后来觉得高铁太贵了,就改坐大巴,“半年下来,十几趟”。

如果没有那些媒体,那些互联网,这件事根本就不会有进展,那些警察就有可能成为鲍毓明们的保护伞。

所以不要再吹捧什么迟到的正义了,那不是正义,那是冤假错案坟前的声声哭诉,是一次次不得不自揭伤疤的悠悠血泣。

正义,应该立刻发生在我们身边非正义被发现的那一秒。

不然,这个故事就会变成又一本《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思琪在家一面整理行李,一面用一种天真的口吻对妈妈说:“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 “谁?” “不认识” “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 思琪不说话了。她一瞬间决定从此一辈子不说话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900.html
文章标签: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赫兹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