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方日记外文版的看法,是判断友情能否继续的试金石吗?

2020/04/13 03:48 · 社会 · 33阅读 · 0评论

1

这几天,关于方方日记外文版在亚马逊上架预售的事情,成为了微信群里、朋友圈里最热的话题。

大家的立场大致分为两派:一派力挺;一派反对,几乎没有中间立场。

而且两派之间讨论到最后,结果大概率是谁都无法说服谁,只能彼此在心里骂一句:“傻逼”,然后默默地跟自己说,再也不跟这样的傻逼做朋友了。

人真的挺有意思的,彼此能成为朋友,有时候需要很长时间的相处,而友情的破裂,只需要对一个问题的看法不同就够了。

这样比塑料花还脆弱的友情,其实不要也罢。

2

在写那篇《方方日记外文版,一把递给西方势力的刀》之前,我是支持方方的。

当微信群里有人指责方方日记中的内容有错误的时候,包括对她进行人身攻击的时候,我还在群里跟人争论过。

那为什么从支持变成了反对呢?

我支持的,是方方在抗疫期间,写出了很多人想说而没有说出的话,给了人们一个了解武汉的窗口,一个发泄情绪的渠道。

我从来不认为发出批评的声音是错的,实际上在疫情期间,我也写过批评红十字会、批评湖北、武汉政府的文章,比如《湖北省红十字会,你需要说明的问题还有很多啊》以及那篇被删掉的《鄂A0260W碾压得粉碎的深感痛心、自责和内疚》。

我反对的,是方方日记外文版的封面、简介。作为这本日记的主人,方方没有尽到自己的审核把关的责任。

你可以说她不是明知,但作为湖北省作协前主席,一位厅级干部,她应该知道这样的封面、简介到底意味着什么。

今天,在网络上也看到了方方对于封面和简介的回应。在《方方:我的书跟国家之间没有张力》对于英文封面和简介,方方明确承认自己是看过的。

英文封面征求过我的意见,但我因为并不懂英文,所以没有想到过标题会改动。而白睿文先生也忽略了小字(也有人说那是一个中性的词)。后来发现问题,白睿文先生也向我表示了歉意,然后立即要求所有的出版社必须尊重我的原标题。德文的封面,我当然没有看到过。德文翻译是阿克曼先生,他和白睿文先生一样,都是对中国非常友好的人。现在的销售商在促销,或许会有言论走偏的问题。我没有外文阅读能力。但这些都可以及时纠正。目前已经协商好,要求这些文字必须先给翻译看,然后交我确认。而两个封面已经都改了过来。

对于英文封面中出现的问题,她的解释是自己不懂外文。

而对于德文版的封面图和简介,方方则把锅甩给了翻译者和书商,说自己没有看过。

关于不懂外文,难道手机上不能查吗?有道词典了解一下。

关于出版社的封面图和简介没有给方方看过,我觉得这是对德国那家百年出版社专业素养的侮辱。

我想没有任何人会反对方方日记英文版、德文版的封面和简介是不友善的、是恶意的。

所以,我也想解释一下,我在标题中写的很明确,反对的是方方日记的外文版,而不是否定她批评的价值。

虽然有人说方方日记外文版是被人利用了。但我觉得“因为无知被人利用”和“积极主动被人利用”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方方应该有这样的认识能力和判断能力。

所以,虽然方方自己觉得她的书和国家之间没有张力,但她的书的封面和简介跟这个国家之间是有张力的。

3

早上,一个微信群里依然在讨论方方日记的外文版。

有朋友认为,方方日记外文版没有那么大的力量,我们不应该那么紧张,不应该对其扣帽子、贴标签。

首先,方方日记的外文版有力量吗?

答案是肯定的。为什么有力量?因为身份特殊。方方是一名厅级领导,我党的高级干部,湖北省前作协主席。

她的日记为什么能在国内的网络上获得那么大的关注,与其特殊的身份是分不开的。

而她的日记之所以会那么快就获得西方国家出版社的青睐,也正是与她的特殊身份有关。

否则,在疫情期间写日记的人多了去了,为什么没有那么多出版社来求着出版呢?

方方,她身上体制内人物的标签,她退休前的职务和级别,决定了这一切。

方方日记外文版,是有力量的。但它的力量大到了某种可怕的程度了吗?

其实并没有。一本书而已,外国的书店里批评中国的书多了去了,多它一本不多,少它一本不少,翻不了天。

但在西方世界里开始大量出现抹黑中国的声音的时候,我们不能因为说方方日记外文版的能量有限,就肯定它的做法是对的。

就像我早上在群里所说,你不能因为一只虱子拱翻不了铺盖卷,就说虱子不是害虫,甚至说它是一只益虫。

毕竟,英文版、德文版的封面和简介,说得是那么地赤裸裸:

英文版简介:

《武汉日记》说明了社会不公、腐败、滥用职权、系统性政治问题阻碍了对传染病的反应(social injustice, corruption, abuse, and the systemic politicalproblems which impeded the response to the epidemic)。

德国版简介:

《武汉日记》是一个独特的证据,证明了这场在短时间内蔓延到世界各地的灾难的起源。

作为一个中国作家,在面对这样的封面和简介时,拒绝和抗议是起码应做到的。

方方没有做到这一点,就伤害了国内很多人的感情,就必然要承受来自国内的批评。

哪怕方方说会把自己出书的版税捐献出来,也无济于事。

4

早上一位在国外生活过多年的朋友说,关于方方日记外文版的争论,其实大家都没说到点子上

因为西方世界认为方方日记有价值,其实并不是在意方方日记里有没有揭露中国政府在疫情初期是否存在瞒报的事情。

而是希望通过方方日记告诉西方民众,中国之所以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表现那么好,显得自己那么差,是因为中国是威权政治,是没有人权的。

是旨在通过方方日记中的悲伤、痛苦,告诫民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本来,国情不同,历史文化传统不同,大家各走各的路,各安天命就好了。

但正如这位朋友打的一个比方:这就像一个班级里考试,原来的学霸们都只考了30分,而原来一直被歧视的穷小子却考了80分。

于是学霸们集体不淡定了,他们要找出一套理论来证明不是自己做的不好,而是这个穷小子作弊了,或者他的学习模式不对。

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这就有点像有些城里孩子虽然自己考不上清华北大,但依然会鄙视衡水高中里那些拼命改变命运的孩子的学习方式。

而方方日记外文版,就提供了这样的一种“证据”。

这位朋友的公号,叫洋杨大观,他写了一篇很棒的文章,《美澳英印向我国索取“疫情赔偿”,是在合演一出大戏》,推荐给大家看看。

5

虽然对方方日记外文版是批评的,但我也反对那些对方方进行恶意人身攻击的做法

同样一件事,拥有不同经历,站在不同立场上的我们,产生不同的看法,是很正常的。

我们可以对一种看法表示支持或者反对,但要从观点本身去论辩。说白了,就是要讲逻辑。

而不能通过搞臭对方的方式来达到批驳对方观点的目的。

方方的小产权房到底怎么拿到产证的,这里面到底有没有违法的情形?这些都与她的写的日记好不好、内容真实不真实、外文版该不该这个时候出没有关系。

昨天有位许久不联系的年轻学者给我发信息,问我写那篇《方方日记外文版,一把递给西方敌对势力的刀》,是不是一项政治任务?

我与这位知名学者虽然素未谋面,但一直很钦佩他做学问的努力和认真,对他十分尊重。我给他的回复是:

这不是一项政治任务,只是自己的个人观点罢了。

学者也很客气地说,也就是有些好奇,所以问问,叨扰了。

虽然后来从他的票圈所发的内容,我知道他是支持方方的,但人家也没有在得知我的看法后把我拉黑,从此不再搭理我。

虽然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不会立即把你打入另册,这才是面对不同意见的正确态度。

6

我曾在一篇文章里说:批评不是因为不爱,其实恰恰是因为热爱,是因为想让它变得更好。

所以,那些敢于批评、勇于发声的人,是值得所有人尊重的。

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为了批评就批评,为了反对而反对。或者像方方那样,把所有不支持她的人就划到“极左”的阵营。

正如烈士李文亮所说: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那些与我们观点不一致的人,并不是我们的敌人。

无论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批评者还是认同者,我们都是生活这块土地上的人,我们的目的应该是一致的:

希望这个国家能够越来越好。

最后,回到今天标题里提出的问题,在我看来:

朋友,是那些彼此欣赏,可以共同分享快乐、分担烦恼,在你沮丧时给你鼓励、在你骄傲时劝你警醒、在你困难时拉你一把的人。

对某件事情的看法,并不应成为判断友情是否能够继续的试金石。

但是能不能一起做事,倒是需要认真考虑,因为所谓“同志”,乃志同道合者也。

最后一句:人品,才是判断友情能否存续的关键所在。当然,为了利益结成的朋友的不算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874.html
文章标签: ,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CU检说法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