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上市公司高管的“幼女养成计划”

2020/04/13 03:38 · 社会 · 320阅读 · 0评论

2015年4月,44岁的鲍玉明,见到了14岁的李星星。

看到对方高大的身形,知性的谈吐,以及上市公司高管的身份,特别是当听说可以把女儿带到北京上学时,李星星的妈妈周娟眼里闪过一道光。

就这样,一直迷信女儿找个后爸才能改运冲灾的周娟,亲自把女儿送进了恶狼的床上。

从此,李星星开始了她一生的恶梦。

(一)

7个月之后,鲍玉明终于获得母女俩的信任,带着14岁的李星星到北京上学。

刚开始,鲍玉明对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女儿呵护备至,关爱有加。这让幼小的李星星确实有一种被爸爸宠爱的感觉。

但仅仅过去1个多月后,2015年的最后一天,“爸爸”就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以“穿衣服睡觉不健康”为由,强行脱去李星星的衣服,然后侵犯她。

瘦小的李星星,哪里能挣脱身高一米九,体重200多斤的鲍玉明?

接下来的日子,他开始给李星星播放幼女题材的小电影,并告诉“女儿”:

你看大家都是这么做的,只是没有告诉你而已。

从此,李星星便很少再去上学,活在只有“爸爸”一个人的世界里。

她没有任何隐私,上厕所不能关门,微信QQ密码公开,客厅里还装了一个摄像头,她在家里的一切都在“爸爸”的掌控之中。

妈妈经常打来电话问她怎么样,她只能在“爸爸”的监视下接听。他威胁她说,如果把事情告诉妈妈,就把她妈妈给杀了。

她的微信号里,只有一个“好友”,不是同学,不是妈妈,而是“爸爸”。

2016年,李星星下体疼痛,在百度时,一个网上医生告诉她:

你被强暴了。

她很惊恐。犹豫了一会,在“医生奶奶”的指导上,拨打110报了警。然后又到某派出所,作了笔录。

警察到家里搜索了一番,似乎什么也没有查到。

第一次报案,从立案到撤案仅仅18天。

几天后,“爸爸”就回来了,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就像刚开始那样和蔼可亲。

她不明白,“爸爸”到底是犯错没犯错?

或者是自己犯了错?

(二)

2016年4月,鲍玉明有了新职务。

先后出任烟台某跨国石油服务集团公司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和某上市通讯设备公司独立董事。

这两家公司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一个叫杰瑞,一个叫中兴。

就这样,李星星又被“爸爸”从北京带到了烟台。

但她从没有觉得烟台很美,似乎这一切都和她无关。

因为她的世界只有客厅那么大。

刚到烟台时,她还想认真学习,但“爸爸”就对她发脾气,不给她学习,每天夜里不到12点不让睡觉,最后甚至悄悄断了她的课,直接把她锁在家里。

我不知道,这时候的学校干嘛去了?

渐渐地,李星星觉得自己病了,开始讨厌自己。

她不知道,这时候她已经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和焦虑症。

2019年4月18日,她在发高烧又在生理期的情况下,被“爸爸”强暴并殴打后,自杀了。

好心人救下了她后,把这个可怜的女孩送进了烟台某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她又一次讲述了自己被养父性侵的遭遇,被掐脖子、坐在肚子上、射在里面了,她一边颤抖一边诉说着恶梦。

这是一起典型的“未成年人性侵案”,派出所高度重视。当天,民警带她到医院做了外伤鉴定和体液擦拭提取。

后来,李星星又把带有血液、精液的卫生巾和纸币等物证交给了警察,并告诉警察,家里还有很多色情电影以及摄像记录,这些都是证据。

这一天,李星星改叫“爸爸”为坏蛋。

(三)

高度重视的派出所,并没有给李星星带来任何安全感。

反而让她更加害怕,更加绝望。

作笔录时,一位警察叔叔(她一直这么有礼貌)问她怎么被掐脖子的?

她还没有来及说话,另一个警察就突然伸出一只手用力捏住她的脖子说:是不是这样掐的?

瞬间的缺氧,让她头脑一片空白。

等到她清醒的时候,鲍玉明也从另一个笔录室出来,坐在她的身边,她惊恐地避让,向坐在对面的警察叔叔求助,但警察似乎并不在意,更没有阻止。

鲍玉明对民警说,事情并非她说的那样,他对养女百般疼爱,要星星不给月亮,是她精神出现了问题。

就这样,鲍玉明又一次从派出所安全回到了家里。

几天后,她再次报警,但派出所没有接警,而是告诉她,在家里并没有找到任何“证据”。李星星想要DNA检测结果,被警方拒绝。

5月份,当她再次走进这个派出所求助时,他们将《撤案决定书》塞到了她手上。

6月的时候,鲍玉明在警方的要求下,给李星星写了一封保证书。抬头是:

给我现在的女儿,和未来的妻子。

这也是后来鲍玉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为什么说自己从来没有和她以“养父女”的关系相处的原因。

从派出所出来后,备感绝望的李星星,脑子里只有一句话:这一辈子的委屈,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于是,她直接跳进了黄海。

(四)

这一次,她又被人救起。

身体备受摧残的她再也撑不下去,病倒了。这时候周娟才知道自己给女儿改命的想法,简直是造孽。

她第一想法就是拿把刀把鲍玉明杀了。但看到女儿频频要轻生时,她能做的就是如何让女儿先活下来。恶人不除,绝不罢休。

于是,她带着女儿开始了一段曲折的报警、上访、维权之路。

派出所不立案,她就找刑警队、找检察院、 找信访局,找当地的人大代表,但只有人表达善意,却无人愿意出手相助。

四处奔波,处处碰壁。一位办案民警心生恻隐,直接告诉她们说:

我不能再管你这件事了,再管我连工作都没了。

在近乎绝望的情况下,周娟遇到了一位良心律师,泰泉律师事务所的李律师。

经过一个多月的调查,李律师和同事们掌握了大量的证据,包括在录音、照片和聊天记录。

他们发现,这位上市公司高管非常热衷于访问“送养小孩”“送养女宝宝”等网站和相关信息,而李星星正是他成功实施的“幼女养成计划”之一。

这也解释了他为什么不承认和李星星是“养父女”关系,而是恋爱关系,未来的妻子关系了。其内心之变态已非常人所能理解。

10月9日,检察院终于第二次立案。

(五)

又是半年过去。

煎熬中等待的周娟和李星星,熬过了冬天又等来了春天,但始终没有等到任何消息。

办案的警官联系不上,恶棍鲍玉明却取保候审。

候审候审,到底还审不审?

每过一天,周娟母女内心的恐惧就折磨一天。

她们不明白,这个案子很复杂吗?为什么证据确凿、令人发指的伤害幼女案,就始终得不到法律应有的制裁?

她们不知道的是,鲍玉明不仅是杰瑞和中兴两大上市公司的高管,还拥有中国律师资格和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

并且是教育部认证的高层次海外留学人才,国家外国专家局认证的外国专家!

这样不对等的身份,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碾压!

如果不是南风窗的介入,如果不是澎湃新闻的跟进,或许我们永远无法知道,那个在台上侃侃而谈的法学专家,那个贵为上市公司副总裁的高管,竟是如此的衣冠禽兽。

一路逃亡的周娟母女,在南京住所的所辖地,再一次走进了派出所求助。这一天,是2020年2月29日。

也许是因为疫情紧张的缘故,又过了1个月,警方并没有得到烟台方面的答复。

直到4月8日,李星星又一次走进派出所助,在民警的鼓励下,给烟台方面打电话询问案件进展情况。

如果不是这位南京民警,李星星的未来可能永远都是一片黑暗。

幸好,人间良心未泯。

(六)

感谢澎湃,让我们听到了这段原始录音。

女孩带着哭腔,循问案件进展,电话那边的警察应该也不是第一次接到这样的循问了,不耐烦地说:

这个案件已经处理完了,和检察院已经联合下过文件了,别老是强暴强暴的,我们不管的。

面对如此推诿粗暴的态度,让边上的南京民警看不下去了,直接怼上:

南京民警:处理完人家有知情权,怎么处理的呢?

烟台民警:已经给她告知书了。

南京民警:告知书人家讲没有拿到啊。就是撤销案件决定书,有什么告知书?

烟台民警:肯定有啊,肯定给她了。

南京民警:没有给啊,人家自己在这儿就是说没有给。你说一下,这个案件到底怎么告知的呢?

面对南京民警的追问,烟台民警招架不住了。

烟台民警:我不是主办民警,我怎么能告知。

南京民警:那你能不能联系到主办民警?

烟台民警:那个案子已经结束,已经告诉她了。具体怎么告知的,我不清楚。你具体有什么事,找这个办案民警呗,让这个民警给你打电话。

面对如此不负责的甩锅行为,南京民警来火了。

南京民警:你们是不是派出所啊?

烟台民警:我们是,我们是。

南京民警:我希望你们还是要正规一点,人家报警人也比较那个啊。求助的事情。他就是一推再推,什么事情也不说。

你们能不能正规一点,能不能正规一点。

派出所还有正规不正规之分?这个灵魂追问,我给南京民警一百个赞。

南京民警:你们应该关注她,来解决这个事情。对不对?她好像打了不止一个电话给你们,你们说案子结束,那也应该有一个撤案决定书或者说结案告知书。什么都没有,人家都不知道这个事情。

烟台民警:有的案子是没法结的。事实查不清,没法结。

南京民警:这个案子有被害人,有嫌疑人,怎么可能叫事实查不清呢?事实查不清,你们应该有个结案告知书啊。

烟台民警:如果你们那你需要什么东西,可以发函。我可以让办案民警,走办公程序。

不得不说,南京民警的专业水平能甩烟台几条街。但也不能不说,打了半天太极的烟台民警最后一句回的有“水平”:

你要实在想多管闲事,咱们就公事公办呗。

(七)

视频曝光后,鲍玉明对媒体说:

这件事说来话来,但我绝不会做违背法律底线的事

似乎,作为一名同时拥有中美两国出庭资格的律师、西南政法大学兼职研究员和中国行为法学会客座教授的鲍玉明,没有任何理由去做这种下作的事。

2013年7月,他还亲自撰写一篇《从“嫖宿幼女”看未成年人保护的差距》,感叹道:

我国目前对幼女性侵害的打击确实存在不足。在此,呼吁有关部门尽快采取有效可行的立法和司法举措,切实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尽量避免给有特权的人物以可乘之机。

讽刺的是,他第一次强暴“女儿”的时间,李星星才14岁!

但无论如何,这一次他的船翻,舆论已经翻江倒海般的压顶而来。

其就职的两家公司和任职的大学,迅速作出切割,和他撇清了关系。

但疑问并没有到此结束:

一天法学院都没上过的鲍玉明,是如何拿到中美两国律师资格的?

回到中国后,又是如何成为中兴、杰瑞这样国际大公司的高管的?

他是通过什么方式拿到教育部和外国专家局认证的海外人才与外国专家的?

在案件并不复杂的情况下,为什么北京和烟台两地警方在启动调查后最后都不了了之?

这背后和他的美国背景、海外身份、公司高管是否有某种不可描述的关联?

是谁给了那名说“再管下去工作就没了”的民警的压力和指令的?

鲍玉明又是如何两次都能从容的从派出所脱身的?

这些,南风窗没有说,新京没有说,澎湃也没有说。

(八)

在整个事件中,法律似乎被妖魔附体。

在长达4年的时间里,法律一次次缺席,坏人一次次得逞。这让备受摧残的李星星倍感绝望。她不是对自己的绝望,而是对失去正义的法律的绝望。

她眼里的“警察叔叔”,不但没有保护她,还狠狠地卡住了她的脖子。

她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最后只能选择去死。

而当死也成为一种奢望之后,生命不息,她只能选择战斗不止。

好在,万物皆有裂痕,通往正义的路并没有被堵死。

她遇到了一腔孤勇不计报酬的好律师,

她遇到了不和稀泥多管闲事的南京好民警,

她遇到了不唱赞歌说人话的良心记者和媒体。

只要律师还有热血,警察还有正义,媒体还有良心,法律就会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挥舞利剑斩妖除魔。

但时代的一粒灰,落到每个人身上都是一座山。

后怕的人们还是不禁追问:

如果南风没有窗,新京不澎湃,

我们的派出所,能正规一点吗?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872.html
文章标签: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燕梳楼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