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11):民主四之选举

2020/04/10 01:01 · 社会 · 126阅读 · 0评论

10个小时,我就不信这篇写不好?

这两天的美国网络,传着一个消息和一段音频。

这是密歇根66岁的Dagen,和亚马逊智能音箱语音助手Alexa的对话。Alexa就像中国的小爱同学。

Alexa,你能帮我减轻点疼痛吗,我实在受不了了。

救救我,Alexa,我要死了。

妹妹,你在哪儿,快来看看我。

第二天,她妹妹向当地电视台WOOD-TV出示了40多段音频,断断续续记录了姐姐的临终时刻。

Dagen是Cedar Springs 养老院的35个老人之一,还有5个看护人员,全部感染了冠状病毒,处于隔离期,接受远程监护。她最终死于病毒引发的糖尿病、高血压综合症。

美国多处出现了养老院集体感染的情况,欧洲也是。疫情袭来,原本缓慢的预约诊疗,被大量涌来的患者冲垮,医护、设备匮乏,很多只能放弃治疗。

政府在哪里?

政府每天在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疫情动态,告知注意事项。迄今我家收到唯一来自的政府关怀,就是白宫和CDC(疾控中心)联名寄来的明星片,纳税人邮资已付。上面写着“川普总统为美国防疫的指导纲领”。

政府也在行动,今年上半年该交的房产税、汽车财产税费都延后。4月15日截止的报税,推后到7月份。

最终都得交。

至于测量体温、调集口罩、公共消毒、封闭场所、追踪人员,那是中国政府干的事,美国政府就是通报、告知、协调。职能不同。

全能政府什么都管,管好了自夸被夸,管不好挨骂被骂。美国政府除了国防、外交,剩下多半就是协调,全靠市场和社会。

现在危机袭来,市场失灵,社会慌乱,那就靠个人,也叫选民。

选了什么样的人,就接受什么的样结果。就像抛硬币,运气好,连续两次都是一面,那就干两届。运气不好,两面不断换,换来换去还是一个硬币,叫民主。

我的父母一个81,一个75,在陕西榆林,没去养老院,自己在家过,两个姐姐经常来照顾。今年一二月,我也在老家探亲。武汉封城,榆林严防,停了公交。父亲的免费公交卡用不上,多有抱怨。

好在菜市场、超市还限时开放,需要戴口罩。小区进出也要盘查、登记,有些还要测体温,电梯间放了纸巾。无论榆林还是北京,机场如临大敌。

这些美国都没有,民主社会,按部就班,到点下班。

中国干部停休,领导开会,很多事也许真没用,但你觉得确实有人在做事。外面要么没人,有人就戴口罩,空气里似乎都有消毒水的味道,不习惯,但踏实。

社区突然来电话,问家里是否来了人。我问怎么知道?父亲说他们什么都知道,每年我和你妈的生日,社区还会配送长寿面。地方财政好,70以上老人每月50元敬老费,80以上每月100元。哈哈。

人老平顺,小惠心安。

政治学上讲合法性,选举产生的政府才有合法性。奥派经济学家批判公有制,认为那是通往奴役之路。更有人说互联网不自由,就像笼中小鸟,迟早要完。

但这一切在中国似乎都失效,政府正在用改善民生、争取民心巩固合法性。国有企业控制国计民生、公用事业,百姓长期享有水电气网话的低价、不涨价。互联网更是一片繁荣,岁月静好。

家中偶有不快,总是距离引起。姐姐们平日在身边照顾父母,用心尽力,却有清官难断事。我从地球的东边到西边,离得越远,父母越念。传统家庭,总觉儿好。

就像看美国,因为远而充满向往,却忽略了身边的便利、变化。

比如,前几年,还只是在说。去年,大兴的首都第二国际机场突然就修好启用了,配套设施,一应俱全。

2017年9月我和女儿到达华盛顿杜勒斯机场,以往来多次,没有多少行李。此次要用推车,一个五美元。好吧,入乡随俗。

机场互联网,免费的慢且不稳定,快的信用卡付费另买。好吧,市场经济,可以选择。

问来接机的朋友,为什么不通地铁?正在修呐。什么时候能通?不知道,修了30多年了。怎么这么慢?天天投票。

投票,选举,民主。我就是冲此而来。

昨天,伯尼桑德斯退出竞选。疫情下的人们本对竞选兴趣不大,日益严峻的局势,让川普总统重获声望,因为防疫这样的全国大事,再对他不满,也只能靠他领导。

“我们一起改变了人们对国家的认识,在追求正义的斗争中往前迈了一大步,”桑德斯在退选演说中表示。

民主党内他唯一的、也是最后的对手拜登,不吝称赞:“伯尼是一个强有力的声音,呼吁推动美国变得更加公正公平。”

二人都强调正义、公正、公平,说明什么?

制造业萎缩、服务业辛苦、贸易艰难,更多的财富被互联网和华尔街攫取,他们只需动动鼠标、敲敲数字。

亚马逊老板贝佐斯,以1140亿美元身价蝉联世界首富,即使是去年离婚的妻子,分割走360亿美元财产,也没法撼动他的地位。这次新冠危机中表现抢眼的比尔·盖茨位居第二,股神巴菲特以808亿美元身价,位居世界第三。

美国仍然是全球财富最集中的地方,世界十大富豪,几乎就是美国十大富豪,差不多都来自互联网和信息产业,除了以上三位,还有:Facebook的扎克伯格(696亿美元)、甲骨文的埃里森(650亿美元),谷歌的佩奇(555亿美元)和布林(535亿美元)、彭博社的布隆伯格(534亿美元),微软前CEO鲍尔(517亿美元)。

比川普身价高出10倍的布隆伯格,有钱就是任性,无需参加之前民主党内的候选、辩论,直接进入最后的阶段。在扔出5亿美元的电视广告费后,自觉无望,玩了一把票退出。

这充分说明,美国的竞选,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也是万万不能的。

因为筹不到足够的款,游戏根本无法继续。电视、网络、传单、户外广告、造势大会、飞赴各地集会演讲、团队的人力物力,没有钱寸步难行。

我喜欢的Harris、杨安泽都先后由于竞选经费不足退出。

高举社会主义大旗,主张全民医保、公立大学免费、提高小时工资的桑德斯,受到无力购买医保的大学生、年轻人的狂热追捧,连续三届在民主党领跑,掀起伯尼旋风。

但三次功亏一篑。

这是前些天去夏村的弗吉尼亚大学,接一个学生的时候,宿舍门上支持桑德斯的海报。3月3日超级星期二预选那天,我刚好送女儿画画,赶上风雨大作,路中央的隔离区,一位白人青年高举着桑德斯的牌子,风雨中令人感动。可惜汽车一晃而过,没能拍照。

桑德斯也许是太超前了,或者说79的他太老了,没有机会在美国将来可能的社会危机中振臂一呼。现在挑战川普的拜登我也能接受,但不看好。如果要选,四年前他副总统卸任的时候,就该出来,但是那年民主党推出的是希拉里。

因为2008年竞选时希拉里最后退出,转投奥巴马,奥巴马当选后任命她为国务卿,离任后民主党再由她竞选。可惜希拉里功败垂成,也浪费了拜登的机会。现在拜登出来,已经78岁,英雄迟暮。再看对手川普,74岁。

美国国力最盛的时代,肯尼迪41岁,克林顿47岁。

1980年代,中国开始改革开放,当时的中顾委,还有相当的影响。美国媒体评论说,19世纪的人,领导20世纪的中国人,往21世纪奔。

30年过去了,中国领导已全部是50后、60后,美国换来换去,都是40后。

选举的筹款五花八门,个人捐款表达意愿,企业捐款希望政策有利。当选以后投桃报李、论功行赏。最简单的就是任命为大使,风光,不用操心。

川普当选后任命伍迪·约翰为最重要的驻英大使,舆论哗然,因为他是纽约喷气机橄榄球队的老板,川普的捐款人。

这就是民主赋予的权力。

选举是多数人,还是少数人的民主?

民主本应体现在广大民众的参与,但美国的投票率却一直很低,和朝鲜的100%没法比,但也远远低于欧洲70-80%的投票率。

美国常年的投票率在40-50%,最高也就是2012年奥巴马首次当选时,由于黑人参与高,投票率达到58.2%。

请注意,这不是全体人民的投票率,而是一部分人中一部分人的投票率。首先18岁以上才有投票资格,还得主动登记,才有选票。因为选来选去,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很多人懒得登记,登记了也不一定去现场投票,特别是天气不好的情况下。

所以有意思的是,经常是天气决定投票率高低、甚至投票结果。

2008年奥巴马的得票率52.9%,相当高的数字,但只是投票率58.2%中的52.9%,而那个58.2%又是全体国民中18岁以上、主动登记为选民、又去现场投票的人数。

想一想能有多少人?

美国其实是有很多党,包括共产党。但因为两党长期把持政坛,选举中又是“赢者通吃”的规则,一个党的候选人,只要在一个州的得票过半,剩下的也都归他。得票少的小党候选人、独立候选人,不仅毫无机会,连统计的意义都没有。

左翼的、主张民主社会主义的社会党、工党,在欧洲很有影响,经常执政,在日本也多次执政,但在美国毫无机会。

这些年影响很大的主张环保的绿党,在欧洲国家已联合执政,美国虽有,难获选票,就是因为两党挤压其他党。欧洲多党制,代表不同群体的利益,总统选举多位候选人,经常是需要两轮才选出。

美国就两人,一把搞定。

民主投票,你选上的总统就会为你说话?

你算老几。总统代表党派,代表背后的利益团体、游说集团,他们更有钱财,更有效率,更能贴近权力中央。

能否罢免?

能,但很难。选是你选的,但罢免不是你,而是代表你的人,非常复杂的程序。同样,你游行示威,主张禁枪、或限制枪械,人很多,也得走下面的程序。

先由一个或几个议员,在小组委员会提出提案。讨论、表决通过后,再进入专业委员会。同样的程序,通过后,再进入众议院、参议院,当中随时有人游说,通不过半途而废。众院、参院、总统之间再相互折腾。

好处是权力制衡,不好是效率低下,党争明显,总统独大。

美国党争经常让人愤怒、失望,不是代表国家和人民,而是为了政党席位、选举利益。

我在美观察三年,除了发现在对付中国上面一致外,因为是战略对手,正在崛起,其他都是你赞成的,我就反对,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甚至当众撕破脸,川普演讲前不和反对党议长握手,议长在他讲完后,对着镜头,撕毁他的讲稿。

但总统因为掌握权力、军队和资源,仍然是一家独大。

两党为财政预算争执通不过,总统直接让联邦政府关门。美国公务员、合同工没钱谁干?由于海关、警察到岗人少,我家附近的杜勒斯国际机场,以及所有的机场,乘客大量积压。国家公园无人打扫,垃圾堆积。

两党为在南部边界建墙争吵,经费通不过,川普直接调用90亿美元军费先修。至于承包商是否和他有关联,川普总统聪明人,没有证据。

我一个大学同级校友,由于政治原因坐了5次10年牢,辗转来到美国。他向我介绍回老家贫困农村时,看到精准扶贫的震动。每家全新的房子、卫生、规划、环境。有腐败,有不公,但确实大变样,多数老百姓在说好,他成了明显的异类。

我问他,看看美国大城市满街的流浪汉,你们上台能做的更好?

他说喝酒。

- - -

我和别人的名字、风格、内容不一样,我用生命和专业在写作,不用形容词。感谢大家支持。

往期回顾

美国疫情日记(1):费用

美国疫情日记(2):孩子

美国疫情日记(3):生命

美国疫情日记(4):邻居

美国疫情日记(5):账单

美国疫情日记(6):哀悼

美国疫情日记(7):劳资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8):民主 (一)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9):民主(二)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10):民主(三)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841.html
文章标签: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彼岸乔木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