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10):民主(三)

2020/04/09 06:41 · 社会 · 77阅读 · 0评论

弗吉尼亚,情人福地。民生好就是最大的民主。

美国今天(4月8日)感染新冠总共43万多,比我住的县总人口还多。我们这个30多万人的县,感染237人,病逝2人。全美国感染最多的是纽约州,一家超过全球任何国家。

纽约州因为人多、经济发达、拥有第一大城市纽约,又称帝国州(Empire State)。这次疫情最严重,至今没有有效缓解。最近几天都有医护人员走上街头,要求政府提供个人保护装备(PPE)。

(这位女士的牌子上写着:“别不给武器就把我们送上战场!我要个人保护装备”)

看着让人心酸。

我的文章不仅揭示美国的问题,也会介绍美国好的方面,有趣的地方。

比如纽约州号称帝国州,这个称呼就印在州政府发的车牌上。纽约拥挤喧闹,不少人在那里上班,但住在一河之隔的新泽西州。该州号称纽约的后花园,所以车牌上印着花园州(Garden State)。

我们州的车牌:“弗吉尼亚,情人福地”(Virginia is for lovers),很浪漫温情:

但州旗、州徽却杀气腾腾:

上面的拉丁语的意思是:这就是暴君的下场,为古罗马布鲁图参与刺杀凯撒时所说。

美国好的方面,比如,为了配合我写文章,女儿第二次去校车站点,领免费的早、午餐。尽管她不愿去,因为不爱吃,但我想看看有什么不同。

今天的变化是,每周从周一到周五送五次,改为周一和周三送两次,一次可拿两三天,减少感染风险。

这是一天/一人的早、午餐。两周前由县教育局向所有的学生提供,后来随着失业剧增,许多家庭现金断流,任何人都可以去领。

看上面的数量、质量,免费的东西只能提供一个基本的保障,但不会让你过上想要的幸福生活。这样的餐饮价格在3美元多,相当于华盛顿地铁的起步价。

北京的地铁起步也是3元人民币,但显然买不到这些东西,由此可见美国吃的东西很便宜,活着不难

这是美国的又一好处。

生存权有保障,但发展权很昂贵,比如养房、大学、医疗、竞选、旅游度假……

其中的医疗,在欧洲、日本、台湾、包括美国的近邻加拿大,全世界的大多数发达地区,都属于生存权的范围,有免费的全民医疗,如英国的NHS;或者像中国台湾、日本等有花费不多的健保、医保。中国也在推广扩大全民医保、农合医疗。

我在体制内工作20多年,其中在北外连续15年,一直有公费医疗,后来代扣不多的医保。但那时年轻体健,几乎没看过什么病。

2017年3月辞职后,自谋职业,自己交最低一档的社保,在北京是每月1200多元(每年有10%的上涨),包括养老、医疗、失业三项。当时也没觉得好坏,只是有点落寞,以后全得靠自己了。工作这么多年,社保不要中断,60岁退休以后多少有点养老。

半年后移民不入籍来到美国,一对比一下觉得中国社保的好。原来有雇主,公司有补贴,还没觉得美国医保太贵。后来自雇开个小公司,全部自己出,才觉得医保实在是贵。

收入首先要交税、交社安。社安不像中国的社保,不包括医保,只包括67岁退休以后的养老金和基本医疗。自己交社安的比例是收入的12。4%,需要交够40个点,一年最多四个点。交的多至少需10年,交的少、工作中断,可能一辈子都交不够。

如果交够的话,65岁开始可以领养老金,当然交的越多、领的越晚,拿的越多。

那么到底能领多少呢?

根据美国政府的统计, 2017年每月人均1254美元(来源:https://share.america.gov/zh-hans/social-security/)。

1254美元什么概念?

不要按汇率算,就是按汇率算,也就8000多元人民币。实际上应该按购买力评价(PPP)算,即同样的东西,在中美的价格比较。

不算住房、医疗等大宗开支,美元和人民币多数时候是1比1的关系,比如地铁都是3,路边店买瓶水都是2。

可见美国人,并没有想象的富有,老了也是。至于进福利养老院,那是另外一回事,需要符合条件,拿不到多少可支配的钱。养老院条件也是有好有坏,比如这次疫情,美国的许多养老院就是重灾区。

回到医保。因为交的社安不含退休之前的医保,需要单买。

是有免费医疗,即白卡,但对收入、存款、就业等有审核,很多人不符合,再说免费的医疗,就像上面免费的午餐一样,好坏自知。还有部分保留的中低收入医保,即奥巴马care,也有收入限制,自费部分、涵盖条款也不理想。

大多数人只能买昂贵的商业医保,有数额不等的自费部分。

像我们家,三个人买医保,一个月近1200美元,一年14000美元,2000美元以上才报销。想想中国医保,一个月才1200元,含三项(养老、医疗、失业)。虽然也有自费、报销比例、有些药品不涵盖,但总是有个基本的保障。

事实上中国的总体医疗价格远远低于美国,而且不用漫长的预约等待。所以很多华人、美国人,不管在中国有没有医保,经常利用探亲、出差,在中国看病、看牙。

那么美国的看病预约需要等多长时间呢?

还是美国政府的统计,看病平均等待24—32天。

来源:https://share.america.gov/zh-hans/physician-appointment-wait-times/

所以流传着一句话:小病早好了,大病早死了。

对于美国高发的糖尿病患者,就更要命了。救命不可少的胰岛素,由于几家医药公司的垄断,价格高昂,很多人买不起(近3000万人没有医保),有人死了,多数人想办法到邻国加拿大或墨西哥买。

加拿大人在这一点上最鄙夷邻居,还超级大国,连一些小国、穷国都不如。医疗商业化,生命权没保障。

疫情来袭,美国医疗也有进步。

今天收到通知,对中低收入的一种医疗救助方案,现在看病暂时不再支付自费部分。

目前美国对冠状病毒,检测免费,治疗如果没有医保,需要自费。上面的方案,能涵盖少部分人的新冠治疗。现在白宫也在考虑,是否拿出补助,给所有人都免费治疗,以防有人因不能负担,蔓延扩散。

但是,今天和另一个邻居John讨论此事时,他坚决反对全部免费。因为他有医保,交了钱,就想要好的条件。如果一旦免费,大量的人涌进来,就会挤占医疗资源,侵害他的利益。

有点道理。

这篇讲民主,又扯到医疗、民生,因为民生就是最大的民主。美国是有选举、选票、烧钱的竞选等民主,但医疗饱受诟病。

我过去迷信美式民主、选举,有一些试验和言论,到美国深入体验,一比较,不是那么简单。

比如医疗,中国有很多问题,但城乡正在推行全民医保,虽然质量不高,但有个基本的保障。而美国没有。中国看小病不是大问题,但美国如果没买保险,看个小病、叫个救护车,账单寄来,就能吓得你心脏病发作。

中国GDP总量目前是美国的三分之二,人均只有六分之一。但穷国办大教育,中国实现了9年义务教育(美国是12年),极其低价的大学教育,是个很了不起的成就。像美国大学那样昂贵,我肯定上不起大学,到不了美国。我当年的学生、现在的读者,也会背上沉重的教育负担。

再比较中国便捷、经济的公交,对老年人的优待,四通八达的高铁,不怎么涨价的水电气,全民可负担的上网、手机费。

这就是民生,这就是最重要的民主。

美国是由于发达了才民主,而不是民主了才发达,想想它1971年才实现全民普选。

我还引发一些事,比如曝光某明星吃空饷,这个事尽管议论很多,但是非很清楚:明星最后辞职。

而无意写的一篇文章,更是引起轩然大波。很多人不看我到底写了什么,断章取义,就把我批判一通。这篇文章的全文,我发于今天的微博:@乔木DC ,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下面是原来同事丁启阵教授对文章的评论。


旁观北外乔木

丁启阵, 2017年1月

近日,我的微信中先后收到多位朋友发来的有关@北外乔木 的链接。链接都是关于乔木先生最近一篇博文《男教授面试女生那些事》中,说他自己面试女研究生时“一看胸二看脸三看屁股四看腿”的议论引发的讨论。

朋友来自不同地区,不同行业。微信朋友圈中的单位同事圈、玩乐圈,也有人在议论这个事。可见乔木这事传播范围不小,影响挺大。

朋友们之所以给我发关于乔木的链接,原因不出如下三点:

一、我跟乔木同校揾食,可算同事;

二、都是“名博”,我可能认识乔木;

三、希望我以近水楼台的身份,爆一点乔木的料,或者谈谈感想。

此外,有的人可能还有点儿幸灾乐祸心理:瞧你们学校,都是些什么人!

我还真认得乔木。面对面的接触,先后有三次:

第一次是三年前在腾讯网“大家”专栏签约作家的年度聚会上,乔木主动找的我,说了几句客套话,算是相互认识了;

第二次是两年前在凤凰网于河北徐水著名企业家孙大午那里搞的名博年度聚会上,礼节性招呼,也没说什么有内容的话;

第三次是前年,在学校教工餐厅吃午饭时,我端着餐盘,主动找的乔木,打听了一下他的处境情况。

此外,要么是听来的关于他的消息,要么是偶尔看到的他写的文章和微博。总之,没有频密、深入的交往,了解不多。我对他的初步印象,是有才气、有想法、挺性情的一个人。

虽然同校谋食,同样忝列“名博”,但我感觉,我跟乔木不是同一类人:他关心政治,我对政治没有兴趣;他与人交往积极主动,我消极被动;他热情多动,我冷静迟滞。乔木的一些观点和做法,我也并不认同。

但是,同事、朋友们对乔木近乎咒骂的批评,以及言语之间流露出来的不屑,我是完全不能赞成的。

首先,我并不认为,面试研究生入学考试女生“看胸看脸看屁股看腿”是乔木担任考官时的真实情况。在北外担任研究生入学面试考官的次数,我肯定比乔木多——无他,工作年头长——见过的女生,也应该比乔木多。

我所了解的情况是,每次面试,任务都很重,人数众多,时间紧迫,基本上没有闲心情看这看那。再者,面试一开始就进入了知识、理论的竞赛轨道,考官眼里,知识储备多,理论修养好的考生,是自带光环的,可以弥补相貌的不足;而知识、理论两方面有明显欠缺的,相貌再好,也是空洞、苍白的,难以动人。

好比奥运会百米赛跑,观众的目光自然会被优胜者所吸引,远远落在后边的选手,谁有兴趣去关心他们(她们)的美丑呢?

请注意,乔木这是写文章,而且是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是希望能广泛传播的,吸引眼球,多多益善。因此,夸张是意料中的修辞手法,偏激是有心为之的作文策略。

另外,能够如此“直白”地把难登大雅之堂的心理活动白纸黑字地写下来的,如果读者只能得出“作者是个坏银”的结论,那么,这读者的阅读、理解能力显然是堪忧的。

我敢肯定,这类读者,世界文学名著,基本上都是读不懂的。阅读不能是小胡同赶猪——直来直去,得转动一下脑子。

其次,录用人才,以貌取人,无可厚非。理由,我可以一口气列举出很多条:相由心生,相貌美丑跟内心善恶往往有直接的关系,这是有科学依据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趋美避丑,符合人类文明进化的规律;社会上的许多行业、岗位,例如教师、护士、外交官,都有相貌上的要求,相貌姣好者容易就业;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事实上,优先录取相貌姣好者,是全社会、所有高校录取人才时心照不宣的普遍做法。一定要说乔木有错,也只是错在措辞不当。古语道:“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翻译成白话,就是:这样粗俗的话,斯文人写不出来。

其实,乔木的“看胸看脸看屁股看腿”论,是有前提的,“在能力和表现之外,会有几个影响因素”。可见,乔木也是把能力和表现放在比相貌身材更重要的地位上的,能力和相貌是先决条件。

接下来,就得说到乔木为什么不能像“荐绅先生”(斯文人)那样写文章,措辞雍容大度、温文尔雅呢?我认为,这其中是有原因的:

孤愤,或曰情绪。一个研究传播学有相当成就的年轻学者,一个对传播相关理论知识、培养人才有着浓厚兴趣和激情的中年教师,被上级领导以“莫须有”的罪名、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地调离他熟悉的岗位,剥夺他热爱的工作,先是束之高阁,接着是命他做自己所不擅长的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同时给以种种的不方便。

一个受了多年这种不公平待遇,或者说憋屈的人,有几个能够做到说话作文雍容大度、温文尔雅的?司马迁早就发现了一个文化史的规律:上古的优秀诗文著作,都是圣贤“发愤之所为作”。

从这个角度讲,我认为乔木还是“愤”得很不够的,充其量,他只是表现了一点儿玩世不恭的态度而已,未超出诙谐的范畴。

同事中,似乎有人引本校教师队伍中有乔木这样的人(事实上,乔木已经不能算是教师了,学校宣传部已经明确表示:“乔木早已调离教学岗位”)以为耻辱的。对此,我非常不以为然。上边说过,我跟乔木其实并不熟悉,更乏深交,对他的情况了解很少。

但是,假如乔木只是因曾经参选海淀区人大代表、曾经公开举报过何炅“吃空饷”、曾经发表过宣扬民主宪政的文字,便有了目前的遭遇和处境,我反而为我所在的大学感到遗憾。

不错,乔木是个挺能折腾的人,他的折腾也可能会给校方制造一些麻烦。但是,乔木的折腾,比得上北京大学的许多前辈、同行吗?

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嘛,纵观近现代历史,北京大学之所以为北京大学,之所以能获得普遍的尊敬和广泛的声誉,不正是因为它曾经拥有过陈独秀、胡适之、李大钊、鲁迅等一大批能折腾的教师吗?不正是因为它学术思想上有兼收并蓄的雅量吗?不正是因为它容纳了若干敢于批评政府批评制度的学者吗?

一个连乔木这样的教师都容纳不了的大学,是不值得尊敬的。

最后,我顺便指出一个有趣而残酷的事实:大学校园不复存在的千百年后,将没有几个人会记得它——谁记得历朝历代那么多太学国子监?

而像乔木这样的教师,尽管受尽它的排挤,郁郁不得志,甚至赍志以殁,没准只因为一两篇有才情的文字,而流芳后世,受到人们的深情怀念。

原因很简单,存在时庞大威武的大学,只是一个空架子,而个体的生命是有感情的,世上惟有感情可以动人;人类文明历史,会去感念哪怕只有一丁点儿创造成绩的个体,却不会去记住一个徒有躯壳的机构。

好好珍惜、爱护任何一个有才情的具体的人吧,大学算个球!

往期回顾

美国疫情日记(1):费用

美国疫情日记(2):孩子

美国疫情日记(3):生命

美国疫情日记(4):邻居

美国疫情日记(5):账单

美国疫情日记(6):哀悼

美国疫情日记(7):劳资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8):民主 (一)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9):民主(二)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813.html
文章标签: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彼岸乔木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