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8):民主 (一)

2020/04/08 06:40 · 社会 · 93阅读 · 0评论

种族不平等,谈何民主。

昨天星期天,女儿因疫情被关得太久,一早起来就嚷嚷着要去华盛顿市区看樱花。

我家到华盛顿走免费路一小时,山路,快到市区有一段年久失修、坑坑洼洼的路,旁边是宽阔的波托马克河。走收费路,45分钟,单程7。5美元。

花钱买效率,资本优先,是美国的永恒法则。

之所以选择星期天去,也是因为钱,那天停车免费。

很早以前全国星期六也免费,后来政府都卖给私人公司收费。万一违章或超时停车,会被贴单重罚,一两百美元。周一到周六,停车场前半小时或一小时,20-30美元,全天40-50美元。

多数人选择在街边车位停,很难找,每小时2-3美元,自助缴费,打出条放在挡风玻璃里。但一定要看好容许停一小时、两小时、还是三小时。到时不挪车,贴单重罚。

华盛顿确实是个好地方,建筑恢弘,有很多博物馆,公立的免费。

现在中国的博物馆基本也全免费了,还有公园、公厕、美国都没有的老年证公交免费。这算是福利吧?

过去的星期天,我经常带孩子来华盛顿博物馆增长见识。每年4月,更有著名的樱花节,100多年前从日本分两批引进,数量很大,穿插在湖水、西式建筑之间,和日本的景致又有所不同。樱花绚烂而短暂,类比人生,或只争朝夕,或及时行乐。

(2019年4月)

前两年四月我们都来观赏。可今年,华盛顿疫情严重,城市不大,已有800多人感染,近30人病逝。怎么能去?

女儿又搬出美国政府和专家那套说辞,只要保持“社交距离”、多洗手就行,何况还可以戴口罩,大不了被人另眼看待。

美国虽然发布居家令,但仍然有不戴口罩的人到处走动。今年疫情如此紧张,周边也有人在家憋不住,跑来看樱花。反正美国都是自己开车,想着离人远点,应该没事。网上已有人在晒看樱花的照片。

但我们自然是不同意去的,女儿又搬出法宝:投票。

来美国上学没多久,女儿就民主自由挂嘴边,动辄就要选举、投票,还经常提出动议、听证,从程序和规则上大做文章。我和她妈妈虽有些分歧,但在对付她上一致。她又采取游说、威胁、取悦的方式,拉拢同盟、分化瓦解,无非就是承诺考好、义务除草、排球加练等。

今天的事,显然不能投票,何况她也赢不了。我们是监护人,未成年人必须要听大人的。

她又长进了,说我们监护的是她的公权,比如选举、教育;但娱乐、放松是她的私权,不应受约束。

被否决,太危险。

她又拿出弗吉尼亚早期州长帕特里克·亨利的名言:“不自由毋宁死”(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人不能只为活着,还有发展权、参与权、个人主义、迁徙自由。

这是13岁的姑娘,在美国上了不到三年学。

中国人来美考察,对接待方说,我们想学习美国的洗脑技术。美国人说,我们没有洗脑,只有民主自由。中国人说,对对,就是这个。

我的“父女对话录(1)”,刚来的时候,女儿问绿卡和入籍的区别后,说五年后她想入籍,因为想投票。现在大了点,看了今年一堆民主党候选人的电视辩论,又想着将来也要竞选。

我说中国是坑爹,美国是拼爹,你先看看小布什爸爸是谁。

她说我是女性,另有优势,像希拉里一样。

我说你再看看希拉里老公是谁。

她喜欢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连任议员30多年的女强人。

我说她你就更学不来了,她爸爸任过三届巴尔的摩市长、他哥哥任过两届市长。她丈夫更是有名的房地产商和投资公司老板,拥有一家美式橄榄球联盟的球队。

她说联邦职位难选,我可以先竞选州长。

我说你看看这次由于疫情走红的纽约州州长科莫,他爸爸干了12年纽约州长,他弟弟是CNN的著名主持人,家庭背景,媒体优势,他都有。咱们是少数族裔,无亲无故,能和人家比吗?

他说那还不有奥巴马吗?

奥巴马爸爸是肯尼亚政治家、官派留学生,妈妈是人类学博士。父母离婚后,外祖父母家境富有,供他上的是昂贵的私立学校,后来更是在哥大和哈佛拿到学位。他受的是最优质的美国教育,白人认可。由于肤色关系,黑人也拥戴。

华人有什么?不到500万,只有总人口的1。5%。虽然是勤劳能干、遵纪守法、平均收入较高的模范族裔,但历史上饱受歧视。这些年随着祖国的强大,地位正在上升,但这次疫情又成为替罪羊。

就在上周,由于竞选经费不够早已退出的华裔候选人杨安泽,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称他去买东西时,碰到三个美国人,皱着眉头看他,明显的谴责和怨恨。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亚裔身份,觉得羞愧。杨一直觉得自己混得不错,刚选了总统,现在却有了这种感觉。

他分析美国人本来就艰难度日,支付一笔笔账单,现在更担忧未来,焦虑工作、账单、房租、房贷。当看到与他们不同的亚裔时,就把生活中的困难迁怒于人。

他举了一个例子:二战中的日裔美国人踊跃参军,来证明他们对美国的忠诚。以此建议亚裔如何消除被歧视:在疫情面前,亚裔必须表现的比普通美国人更像美国人,用爱国行为证明忠诚:华裔医护上前线、多多捐款、服务社区。

杨安泽显然受到我在日记(2)中指出的洗脑教育的影响,学的是有选择的历史,从而举了一个错误的例子,招来亚裔、特别是日裔美国人的批评。

当年正是由于11万日裔美国人被关入集中营,他们为了离开,才不得不抢着参军上战场显示忠诚。那是一段惨痛的历史,对日裔、亚裔,整个美国社会都不堪回首。

韩裔演员史蒂夫·杨说:

当亚裔正在经历大规模的种族主义歧视时,杨安泽却告诉我们要忍耐。吃汉堡,买国旗,难道就能解决这一切吗?

种族不平等,谈何民主选举。

民主绕不开选举,特别是普选。

这些年有个诱人的口号:“一人一票,改变中国”。作为政治传播学者,我不仅鼓吹,还身体力行,自荐参加了2011年北京市紫竹院街道第十选区(即北京外国语大学)海淀区人大代表的竞选,以选票上没有名字、另选他人的形式,获得了1499的第二高票。

2012年我还应邀观察埃及民主化后的首次总统大选,发表调查报告《金字塔下的选举》,热情赞誉。可后来埃及局势动荡,骚乱军管,政权更替,至今不宁。

2017年移美后,我研读美国历史,发现美国1971年通过宪法第26条修正案,才给所有18岁以上的公民以平等的投票权,实现一人一票的普选。

此前长期不给妇女、黑人、少数族裔、穷人选举权,逐步扩大。

而美国进入现代国家已经200多年,中国1911年才结束帝制,内战、内乱不断,最近40年才社会稳定,经济发展,生活改善。

其他众多不如美国、中国的国家呢?

美国自己实现普选很晚,却利用政治、经济的优势和战斧式导弹,在全球推广大民主、一人一票。结果就是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埃及的情况。

而且是明显的双重标准。对伊朗恨不得往死里整,对比伊朗还专制封闭的沙特,却大秀恩爱,百般袒护。

什么推广民主,不就是为那点石油和军火利益吗?

就算现在,事实上美国也没做到一人一票、票选总统。

2016年川普得票45.97%,少于希拉里的48.06%,少了近300万张。

但由于有美国特色的民主制度,由代表每个州的选举人选总统,而不是全国数选民票。也就是说如果在一个州,谁的得票过半,赢者通吃,代表本州的选举人票就都归他。川普是胜在规则,赢得的州多,但并不是多数人选出的总统。

一个从无任何基层历练,没有各级政府管理经验的商人,靠着大嘴忽悠、信口许诺上台了。自诩为“稳定的天才”,结果呢?

他几乎炒了所有政府的高官,除了自己女儿、女婿。

他捐出每年40万美元工资,只拿象征性的一美元,却从开始就以权谋私,就职庆祝所需的大量会所、房间,都定在自己家的酒店,纳税人买单。

由于知名度扩大,品牌增值,资产扩大。许多首脑会晤、国际会议,安排在自己的庄园。纳税人买单,他家挣钱。

从来没有一个总统,像他一样动辄就飞到自己的高尔夫球场打球、会友,每年的特勤护卫费,就是几千万美元。

每次回自己庄园,给手下开许多房间。相同档次的房间,社会平均价格不超过200美元,他家每间卖398元美元。仅这一项,国库一年就多支出百万美元。

这就是民主。由于披上了合法性的外壳,你还没有办法。美国有新闻自由,也只能讽刺:

别人回家休息,总统回家赚钱。

现在疫情来袭,我也只能在家,向川普学习。

往期回顾

美国疫情日记(1):费用

美国疫情日记(2):孩子

美国疫情日记(3):生命

美国疫情日记(4):邻居

美国疫情日记(5):账单

美国疫情日记(6):哀悼

美国疫情日记(7):劳资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714.html
文章标签: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彼岸乔木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