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2):孩子

2020/04/01 04:41 · 社会 · 69阅读 · 0评论

我感觉美国妈妈们杀了她的心都有。苏格拉底不就是被500个公民投票处死的吗?

我家没有保姆,也没有养狗,只有一个女儿,属狗,13岁。我也属狗,大她36岁。

培养孩子在美国同样艰辛,特别是疫情时分。

最大的问题是,孩子干什么?谁来陪?

美国,至少是我住的弗吉尼亚州,全美经济10强,中小学没有网课,只有一些网络电子资源,不是老师上课、互动那种课程模式,就是一些文档、视频等,还有老师发来的邮件。孩子不一定有耐心看完。稍不注意,就溜达到娱乐网站和社交媒体。

美国法律不容许未成年孩子独自在家。孩子不上学,可是大人得上班,谁来陪?除了少数在政府、学校、或可在家办公的家长不上班、发工资,多数人在私有公司和服务行业工作。资本社会,老板不说散,谁敢不上班?

真让你不来了,更麻烦。美国按小时算工资,两周一发。不上班,就没钱。失业在美国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中国人难以想象的各种贷款、保险、账单,一旦断供,压力山大。

因为千百万的美国人,手里的钱超不过400美元。

你以为美国政府借债发钱,只是为了救穷人?

肯尼迪总统说过,一个自由的社会,如果不能救助穷人,也就不能保护富人。400美元,一周的开销,或者一把枪的价格。

遇上危机,黑人白人,都得求人。

华人有储蓄的习惯,也要防被抢、被讹。

涉及到安全、饮食、学习、法律的事,必须得有人看着女儿。妻子在私人公司,继续上班。我和人合伙开的咨询公司,可以在家办公,开始和叛逆期的女儿斗智斗勇。

3月11日停课,开始说两周后有望复课,随着疫情越来越严重,光本地的中小学老师就有三例感染(病逝一位),州长干脆下令,弗吉尼亚所有的学校关闭,这学年结束。

可怜的女儿,在中国念完五年级,没有小学毕业证书,来美接着上六年级(初一)。现在是八年级初中要毕业,赶上疫情,弄不好又没有证书。

中国许多地方4月初先是高中,后是初中,将陆续复课。大洋彼岸,我们得做好半年抗战准备,到9月份还有6个月。

放任了两周,不能晚上不睡,白天不起,得按学校的课表、流程自学。女儿问一模一样?我说完全一样,先上厕所。

早上8点半,女儿坐到桌前。然后又噌地站起,我以为又要上厕所。她手贴胸口,开始宣誓:

I pledgeallegiance to the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o the republic forwhich it stands, one Nation under God, indivisible, with liberty and justicefor all。

(我谨宣誓效忠美利坚合众国国旗,及效忠所代表之共和国,上帝之下的国度,不可分裂,自由平等,全民皆享。)

美国国旗法规定,中小学生要宣誓效忠。女儿学校每天第一节课前,校长在广播上领誓,师生们在教室里起立宣誓。中国中小学是每周一,升国旗、奏国歌,美国是每周五次,效忠宣誓。

中国被叫做洗脑、思想教育,美国被叫做爱国主义。

常有家长移民或找我咨询,说出国就是不想让孩子从小就受政治教育。来了以后不吭声了。

美国的爱国主义不只宣誓,学校、教室到处挂着国旗、国徽(中国只有为人民服务的地方才挂),操场上还印着地图。

课程更是,有利的大书特书,不利的轻描淡写。比如1812年美英战争,会渲染英加联军攻陷华盛顿、烧毁总统府后,美军如何顽强抵抗,炮火中诞生了国歌;却淡化首先是美军入侵加拿大,烧毁了多伦多议会。英军和加拿大民兵反击报复,烧毁了白宫。原来不是白的,重建时给黢黑的墙,刷了一层白漆。

二战的胜利,美军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毋庸置疑。但在美国的历史教育中,感觉是美国以一己之力,拯救世界,包打天下,而忽视在美军参战前的四年多里,中国人民独自死扛日本,美国却源源不断地给日本卖钢铁和石油。即使是后来美日厮杀的太平洋战争,中国战区也拖住了大量的日本兵力,还有入缅远征军、对美机的地勤支援等。

美国的历史、教育是开放的,但是看你如何取舍。类似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把9万名无辜的日裔美国人关进集中营、1882-1943年《排华法案》长达61年里,以法律形式对华人的种族迫害,在一生影响最大的中小学教育里,语焉不详。

还有很多华人家长抱怨中国应试教育、各种考试、重点学校,以及升学派位、找关系、各种不公。

美国的教育模式不同,但考试是一定的,而且感觉比中国还多。各门课程一周一小考、一月一中考、两月一大考,非常多。学校的系统不断地给家长邮箱发考试成绩,成绩好的予以奖励。

女儿刚来时第一学期都是B、C,第二学期多数是B+,少数A-, 学校专门发了进步奖;以后基本上都是全A,拿了一堆奖状,这些都是考试的结果。

美国每年还有全州的中小学定期SOL考试,决定孩子上快班、还是慢班。和中国一样有学区房、重点学校,但升学比中国简单,却残酷。

中国是个混合制,户籍、住房、成绩、关系都有,美国是单一制,金钱面前人人平等,有钱的人更平等。

怎么讲?

先说私立学校,只看费用,收费高昂,和多数普通家庭无关。

绝大多数孩子会进入12年义务教育的公立学校,像中国的9年义务教育一样免费。

美国的入学规则是,每个学校只收周围对应的学区房的学生,不管是房主还是租户家。好学校周围的房价(租金)、每年交的房产税一定很高。买不起、租不起房的家庭,不可能上好学校。只能根据收入居住,选择治安、环境、学生来源不同的学校。

公立学校有一个1到10的打分,主要是根据学生的各科成绩、会考等排定的。打分高的学校,一定是白人、犹太人、印度人、华人、日韩族裔的学生多,因为学习努力、成绩优秀,家庭条件较好或愿意为教育投资,买(租)得起学区房。

打分低的学校差到哪里?

美国的公立学校都靠周围每年收的房产税运转,低收入群体居住的地区,房价便宜,税少,甚至收不上来税,学校就不好。校舍外边也许看不出来差别,但学习气氛、学生状况天壤之别。

好学校学生大都勤学、守纪、知礼。差学校呢?打闹、霸凌、吸毒、未婚妈妈、失足少年。

美国是个严刑峻法的国家。未成年人,在中国的校园霸凌顶多是个批评教育,美国会进少管所、入狱。在一个信用社会,一旦留下犯罪记录,升学、求职、贷款,都会伴随终生。

还有一个最具讽刺的指标:

美国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国家,但又是世界上关押人最多的国家。

美国司法部、国际组织的统计,美国关押了全世界监狱人口的四分之一,而美国人口只占了全球的4%。

2019年美国关押了约220万人,10万个人里有约700个被关。无论总量还是比例,都是第一,就像美国的许多世界第一。

富人交得起保释金,请得起律师,有钱走各种法律程序。关押的绝大多数是穷人,可以从他们的家庭、居住环境、上的学校寻找根源。

问:美国那么不安全、那么不平等,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去美国,你为什么不回来?

答:因为美国有安全的地方,只要有钱,就能住到好环境,就能花钱买到公平,上好学校、好大学。

这就是美国梦,有人实现了;有人破碎了,不愿说出来;有人像我还在憧憬中,但和中国的发展比较,有些纠结。

我上过、教过中国最好的大学:人民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学费每年都在5000—6000元之间,而且多少年不涨,相当于普通家庭一月的收入。每年1200元的住宿费,更是低廉。

美国的好大学,学费都在5、6万美元左右,相当于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而且每年都涨。

中国的高考,很多弊病,但相对公平,我们这些贫寒子弟都是凭借高考改变命运。

美国大学是申请制:首先要看高中四年的成绩、全国的SAT考试成绩,不在好学习,很难有好成绩;没有钱,又很难上好学校。

再看其他:体育文艺的获奖、社会活动、志愿工作等。这基本上要靠钱堆,这几年曝出大量的美中富豪,花巨资给子女才艺造假,贿赂升学顾问、学校教练入学。即使是不造假,文体方面的投入也是惊人的,下文述及。

至于社会活动、志愿者,一般的社区服务根本没有升学竞争力,经常见到有钱族女花几千美元,参加志愿者项目,到非洲扶贫,到亚马逊拯救地球。

回到疫情时刻的女儿,最烦心的是排球训练的中断。

很多中国家长说,美国是快乐教育,从孩子的兴趣特长出发,不像中国各种培训、课外班、竞赛。

中国的学校教育没有这些课外班,是家长自己的选择。同样,美国的学校教育没有这些课外班,但两三点放学以后、周末,有比中国更多的课外班、比赛。家长接送等待,花钱、费时。

天下父母都望子成龙,没有人随随便便就成功,美国更是,更为市场化、商业化、全国化。

比如分校、分赛区、再全国决赛的Spelling Bee 单词拼读大赛,那些词就像康熙字典里的字一样无人使用,但中美都有这样的比赛、训练。

再比如,演讲辩论赛。女儿放学后付费,参加学校的兴趣小组,每周两次训练,参加比赛。最近在华盛顿地区的比赛中获得全国决赛的资格,5月份去芝加哥比赛。美国的模式是所有的费用,包括参赛费自理,但是由于疫情取消。

总体来看,美国有三大类课外自费的培训、比赛:

一是科技类,比如数理化、电脑等,通常是印度、华裔的天下。

二是文艺类,乐器、舞蹈、唱歌、写作、外语等。

三是体育类,各项目的俱乐部、分年龄段的联赛、杯赛、锦标赛,庞大的产业链,惊人的花费。

女儿一周去一次画室学画,遇上疫情,预交的半年费用不退,老师面授改为网络,几个人一组,这个可以有。

最麻烦的是排球训练、比赛,这个能上网课吗?

女儿参加了一个排球俱乐部,一个赛季五个月4000多美元,包括训练和比赛费用。每年另付区域协会注册费、俱乐部选拔考核费、裁判考试费、各地比赛的食宿住行、家属门票,很大的一笔开销。

美国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视体育的国家。之所以让她打排球:一、增强体质;二、团队合作、结交朋友;三、为升学加分。

第一点是我和妻子的共识,妻更看重第三点,我看重第二点。因为不参加俱乐部,基本没人和她玩。三点钟放学,学校不付加班费,师生一起撤出学校,各回各家。住的分散,涉及到个人主义、隐私、接送等,很少串门,都是自己玩。要想有朋友、团队,就参加体育俱乐部,训练、比赛。

女儿很爱打排球。

今年12月到5月的赛季,除过元旦前后的两周寒假,一共五个月。剩下的三个月,由于疫情,全部训练、比赛取消,外地订的酒店退费。最大的就是4000多美元会费,才过了一小半,能不能退一部分?

不退。

入会的时候有条款,由于疾病、天气等任何原因,不退费。但有钱就退。

交费的时候,如果选择398美元买个意外保险,就能退。

这就是美国。

疫情引发的排球风波,二月就有,而且很有意思。

俱乐部12个队员中,Ava全家去意大利旅游,遇上疫情提前回来。某晚归队训练,招致一些家长的不满,教练让其暂时离队,等待开会讨论决议。

如果她回家隔离,这样将缺席十几天的训练、比赛,还有按约定这些天不退的费用。都不宽裕,特别是涉及到自身利益。她家很不情愿地暂时离开,留下的队员和家长也很恐慌。训练后讨论该怎么办,我家沉默。

为什么?

1尽管意大利是重灾区、传染国,但当时普遍认为源于中国,我能说啥?

2 二月初我从中国回来,主动隔离14天后,才来接送等待女儿。

3 十几个队员家庭、教练中,就我一家是华人,虽然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但行胜于言,何必多说?

4 中国在国际会议上,习惯性弃权,谁也不惹,我得保持一致。

之后在网络群里,妈妈们开始激烈地争论,尽管平时都非常友好。

Ava父母说他们在意大利、回来的路上都非常注意,几天过去了,全家身体正常,希望继续参加。因为她是主力队员,教练有意让她归队。但有几个妈妈反对,甚至扬言如果Ava进来,她们就退出两周的训练和比赛。

其中Lola的妈妈指责说:飞机上什么人都有,病毒还有潜伏期,应该自我隔离,为大家负责。

Ava妈妈反唇相讥:难道你不是在杜勒斯国际机场工作,每天接触各种人吗,你为什么不隔离?

平时联系的邮箱,Lola妈妈用的是CBP的(海关和边境保卫局),大家认为她在就近的机场工作。

Lola妈妈大写回应:我过去、现在、将来都不会在机场工作,我在华盛顿的办公室!

原来是公务员。美国的公务员,特别是联邦的,医疗、养老待遇非常好,像中国的一样,双轨制。

最后群里投票表决,Ava全家回避。9票反对,1票同意,我家弃权。

那个紧张气氛,如果Ava真的感染,我感觉美国妈妈们杀了她的心都有。

苏格拉底不就是被500个公民投票处死的吗?

这就是民主。

传送门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1:费用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615.html
文章标签: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彼岸乔木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