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光到武汉没见到领导的遗憾:官家的面子和专家的胆子

2020/03/26 10:47 · 政治 · 64阅读 · 0评论

武汉已经清零。但逝去的生命还在呼唤追责。口罩还未摘去,活着的人们不能也不应忘记,谁是亵渎我们自由的人。

昨日下午,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曾光做客人民日报客户端、健康时报主办的《人民名医》栏目,就新冠肺炎疫情趋势研判接受采访。但敏锐的记者还是从中规中矩的采访中,发现了一条重要的信息:

当时我们到武汉,没有见到省市主要领导,没有让我们的声音让他们及时听到,这是遗憾。

这一条信息迅速引发媒体关注。人民日报海外版“侠客岛”迅速跟进,在官方微博中直接点出了“没见到领导的遗憾”。

今日上午,更多的媒体开始跟进,新京报、搜狐、网易、凤凰等新闻客户端迅速将“曾光的遗憾”推上热点。

在1个多小时采访中,曾光说了这样一段话:

回顾2003年的SARS之战的经验,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来自当时专家组成员直接跟决策者对话,可以直接听到专家组的声音,并能被采纳。

当时我们提出武汉封城的建议时,全国病例数只有300余例,封城时比提建议的时候翻了一倍。

我们高级别专家组,那时候也有一点遗憾,因为到了武汉没有见到主要的负责人,没有见到省委书记、省长,市委书记、市长,有些建议没能让这些拍板的人听到。

其实,曾光之前也没少受到质疑:为什么那么胆怯,不能坚持专家的风骨?如果不是省市主要领导被免,今天这番话还敢不敢说?

同时,联想到此前香港专家袁国勇接受财新专访时的一个细节:

吃饭时看到与钟南山一桌的一个副市长,面色好差,心情沉重,他们那时候应该已经知道出大事了。

由此可见,1月18日,在疫情已经爆时,钟南山率第三批专家组赴武汉时,确实是没有见到省市主要领导,陪同的只是一名分管副市长。如果不是钟南山的再三追问,就没有后来的封城,后果不堪设想。

还好,关键时候专家壮着胆子,捅破了官家的面子。但之前的两批专家,为什么不敢追问?为什么就没有追根问底的精神?

突然之前看到南大教授杜骏飞的八问:

一线医院发现疫情后,真的不能使用网络直报系统吗?

专家组抵达武汉后,真的无法掌握人传人的疫情实况吗?

疫情信息泄露后,有关部门真的要优先解决泄露信息的人吗?

为了政治仪式,武汉市真的要隐瞒新增病例吗?

人人都不肯承担责任,真的只有钟南山才有资格向公众报告实情吗?

武汉疫情日烈,管理者真的不能提前预判医疗资源的大匮乏吗?

当疫情与恐慌同步蔓延时,真的只有封城才是最佳选择吗?

封城之后,真的不能将确诊的病人向其他医疗资源闲置省份妥善分流吗?

八问之后,是一串省略号。也许,杜教授想问的还有太多。

武汉的抗疫史,也许很快会成为过去,而过去两个月的历史,也早已无法假设。

但不知为什么,面对着“武汉的九百万种心碎”,夜夜夜夜,我们的心头会反复响起一个幽茫的声音:如果……

如果少一些通稿记者,多一些媒体良心;如果没有错过爱芬,没有错过蔡莉;如果少一点官家的面子,多一点专家的胆子。会是后来的我们吗?

如今,疫情已经进入尾声,春天正在到来。越来越多的真相,也将会逐步浮现出来。

昨天看到一篇文章,叫《消失的41篇疫情报道》,其中有句话非常好:

一些报道虽然在今天短暂的消失,但它已经真切地记录在了历史的底稿上。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439.html
文章标签: ,   ,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燕梳楼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