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抗疫剧”?

2020/03/24 09:11 · 文化 · 24阅读 · 0评论
/一树
新冠疫情造成的停工、停学还未完全恢复,一部以“全面反映抗疫”为目的的“时代报告剧”《在一起》就已经进入了筹备阶段。
这部剧集计划筹拍20集,每2集1个独立故事,每个故事均由真人真事改编。“时代报告剧”是此前从未出现过的一种电视剧体裁。在相关的新闻报道里,这一体裁的定义是:“它需要快速及时地反映时代主题、时代精神,需要把剧本完完全全建立在真实之上,总体是一种纪实风格的系列剧。”
同时,报道里也对《在一起》的创作初衷进行了阐释:“电视剧《在一起》的策划、缘起,也正是来源于千百万医护人员、疾控、公安、社区工作人员、志愿者等社会群像的‘逆行精神’。”
新闻与剧作,纪实与虚构。《在一起》注定是一个在特定时期下诞生的“混血儿”。
其实,此次疫情从头至尾,官方引导与群众发声之间,始终都存在裂隙。
前期,官方信息发布语焉不详,民间求助信息字字血泪,给予人强烈的对比与冲击;中期,在火神山和雷神山两座医院建设期间,官方媒体带头迎合网友们叉车拟人的玩笑,却遭网友指责“不务正业”;而就在前两天,《人物》一篇名为《发哨子的人》的报道被删帖,心有不甘的网友们将文本以33种形式重新编辑发布,又成为了一场争取重大公共事件观点表达权的行为艺术。
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抗疫剧”?
这种裂隙,或许可以看做催生《在一起》的重要动力。但想要真正达成初衷,很显然只以“宣传”为目的是行不通的。逆向而行的精神需要鼓舞,至暗时刻的真相也不能缺席。

尊重“滞后的力量”

3月8日,编剧之一的六六前往武汉,为剧本创作做准备。在她发布的日记性文章里,一句“再晚来一点,素材就没了”,迅速点燃了网友们的争议。
六六去往的地方,是武汉的方舱医院,当时正是方舱医院闭舱前一天。结合语境来看,六六所言,或许是指自己赶在了闭舱之前,因此得以探访医院内部,并采访医护人员。但是考虑到这座灾难深重的城市经历的一切,这样的表达显然是不谨慎的。
湖北各地在封城之后所遭遇的物资短缺、医疗困难,家庭悲剧,都在过去的一个多月中,通过网络迅速地膨胀发酵,形成了民众共同的苦痛记忆。在新闻还没成为历史之前,把这样的经历称之为“素材”,确实让人难以接受。 
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抗疫剧”?
从根本上来说,灾难叙事是国家叙事的一环。尤其是在中国特定的历史源流和社会结构下,强大的资源调配能力,高效的全国动员能力,必然会成为救灾中的主体力量。因此,反映国家力量的宏大叙事是必然的。
此外,灾难所带来的心理和生理创伤,以及人们面对灾难的恐惧感,都会使人们自然地产生“抱团取暖”的需求。因此,当一个民族面对一场共同的灾难时,其凝聚力、团结感和集体意识都是最强的。
而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强烈集体意识所形成的情感空间,也成为了不断构建与巩固国家认同的因素。比如“众志成城”“多难兴邦”“万众一心”等话语模式,就以一种悲壮的集体情绪,成了灾难报道的旋律。
然而,拒绝“鸡汤味儿”的宏大叙事,提高对个体生命尊严的尊重,这样的群众诉求,始终贯穿于疫情发生的一个多月里。由于社交媒体的发达,人们得以从一个个陌生账号的个体叙述中,得知疫区中的生活现状。
没有防护用品的医生,无法被确诊入院的病人,被强制锁门的居民,捐出所有积蓄的拾荒老人……比起2003年的SARS,在这次的疫情中,亲历者们作为个体的形象更加清晰,而灾难对正常生活造成的毁坏,也更令人触目惊心。
影视创作本就是一种“滞后”的艺术。在对现实进行加工的“虚构”中,包含了创作者的价值判断,个人思考,以及情感投射。因此,当灾难成为影视创作的主题,创作者必然需要观察、积累,以及沉淀的时间。
以当前的疫情来说,创作者要知道的,不仅是“吹哨人”“封城”“伟大的医护人员”等概念性的人物和话题。“吹哨人”产生的社会争议会否带来更深远的变化,“封城”的举措在疫情之后,会有怎样的“后遗症”;医护人员的处境是否会因为这次疫情而得到改善……
在其深远影响没有体现出来以前,影视作品的表达要慎重。尊重“滞后”的力量,是从事疫情题材文艺创作时,应当秉持的敬畏之心。
除了“哭”和“笑”

我们更需要与理性的反思“在一起”

个体视角,塑造群像。在强调奉献牺牲之前,首先要有的是对亲历者作为生命个体的尊重。
尤其对于疫情中冲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环卫工、交警等基层的服务人员,在进行形象构建时,除了其坚守岗位的牺牲精神,更需要珍视他们作为普通人的生命价值。而对于病患者,要给予同情,勿以煽情。
同情是人的本能,而“煽情”则是有意地去放大人类的情感,以引起观众情感上的波动。疫情留下的创伤已然深重,我们并不需要再次以影像的方式去强调生物本能,而是希望能以影像的记录为手段,使得民众可以进行理性的反思。
当灾祸发生时,不仅仅因逝去的人而哭,为最终的胜利而笑,而更要去追问“为什么灾祸会发生”“如何避免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这才是公共理性的表现。
疫情之下,我们见证了全民性的情绪涌动,也经历了令人痛心的“至暗时刻”
李文亮医生签下的保证书;同样因为提醒同僚而被严厉批评的艾芬医生;因为戴口罩去开会却被领导批评,几天后便感染,进而死亡的江学庆医生,以及更多的,在冬夜中一床难求的病患……
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抗疫剧”?
这样一桩桩事实面前,群众的确容易陷入极端情绪之中。导致一种“非黑即白”的二元对立思维。“官方”和“民间”在现实中,必然是一种守望相助的关系,但在网络上,尤其是微博这一信息庞杂而碎片化的平台上,却形成了局部剑拔弩张的氛围。
作为一部被要求要“立足真实”去创作的影视作品,作为一部以抚平创伤为旨归的创作,回避这些真实的场景和事件自然是行不通的,悲剧的荧屏重现不可怕,只要有恰切的归因和反思,也能成行一趟治愈之旅。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411.html
文章标签: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影艺独舌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