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事件重大突破:最邪恶之人身份公开!

2020/03/24 06:38 · 法律 · 241阅读 · 0评论

近日,震惊韩国的“N号房事件”被曝光,名为Telegram的聊天室有26万人涉嫌围观性侵视频,其中受害人多数是未成年人。事件被揭开后引发了众怒。

对于此次事件,昨日韩警方表示由于产生的影响较为严重,将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合作调查“N号房”&“博士房”案件的全部加害者,组成数字性犯罪调查小组(TF),携手前往Telegram总公司进行调查。

此次“博士房”案件中所使用的Telegram并不是韩国国内的聊天工具,而是建立在海外服务器的基础之上,因此请求了国际合作。不仅Telegram服务器不在韩国国内,而且总部的所在地也尚未得到确认。

据悉,此前警方在调查过程中曾向Telegram方面发送了删除非法视频的请求,但并未得到任何回复,发出请求的2~3天后只有非法视频被删除了,之后警方再次向Telegram方面发送了希望获取相关非法视频上传者的个人信息的请求,但Telegram方面依然没有任何回复。

24日据调查当局透露,水原地方检察厅在19日由水原地方法院刑事9部法官审理的此案终审判决中,要求对使用Telegram网名Watchman的全某(38岁)判处3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

全某因涉嫌运营在公共厕所里偷拍女性的视频等非法拍摄物的网站,于去年10月被起诉。在审判过程中持续进行的调查中,他涉嫌通过“N号房”散布包括儿童,青少年在内的9千多个非法淫秽视频的罪行被揭露,并于上月被追加起诉。

据悉,全某从去年11月开始到本月为止,在共3次的审判过程中,共提交了12次悔过书。该案件的宣判将于下月9日举行。

23日晚,韩国SBS《8点新闻》将“N号房”赵博士身份公开,25岁的主犯赵周斌(音译)是2018年毕业于首都圈某工业专科大学的无业青年。

赵某虽然专攻信息通信,但由于喜欢写作,在校内读后感大会上获得了第一名。还在校刊编辑部活动中,担任了编辑局长。他成绩优越,还多次获得奖学金。同期和前后辈们表示,他从成绩和校内活动来看,虽然可以得到优秀学生的评价,但校友关系并不和谐。

随后有网友发现,就在3个月之前,他还积极地在某个帮助残疾人的志愿者团体里进行活动。认识他的人表示,赵周斌看起来很平凡,很善良,而这样的人居然是引发国民公愤的性犯罪案主犯,这让他们很受冲击。

据悉去年11月,某网络媒体还就志愿者活动对赵周斌进行过采访。他表示:“因为受到很多人的帮助,所以我也想帮助别人。因此就在退伍后开始了志愿者活动。在保育院里与孩子们成为亲人一样的关系,让我非常开心。今后我也想把志愿活动当做我人生的一部分继续做下去”。所以从2018年12月开始到近一段时间内,赵周斌在给无数女性带去痛苦的同时,还在对外进行着志愿者活动。

而该志愿者团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听说‘博士房’嫌疑人的名字叫赵周斌之后,我们担心保育院的孩子中也有受害人,因此在23日就报警了”。

24日据Chosun日报独家报道,赵周斌初高中时期是在Naver知识人中回答提问500条的“答辩王”,他在高中时期留下的回答中,就包含着很多性因素。

2012年9月上高中2年级的赵某,对于一位用户提问“女团性感服装是否会煽动社会混乱”,他回答说:“不是的,如果因为短的衣服而引起混乱,那将是禽兽的世界”。接着,他提出“阿拉伯圈的人通常都紧紧包裹住身体但性犯罪率高,这一开始就成立不了”。当提问者再次提出“请更详细地说明”时,他回答说:“人类是理性的动物。比起社会混乱,(反而)有助于解除人们的欲望”。

同年10月,当被问到“下载淫秽物是否会被处罚”时,他回答道:“只要不是儿童和青少年的淫秽物品就行”。之后,其他用户表示:“下载了未成年者淫秽物。会被抓走吗?”对此他回答说:“被查处发现的话会被抓走,但被发现的概率低,不要担心”。

2013年,一位自称是中学生的用户问到“和姐姐一起跟叔叔玩,叔叔把手伸进姐姐的裙子里”,他回答说:“告诉你的父母,性暴力经常发生在亲戚之间,要一直警戒”。

据悉首尔中央地方警察厅拘捕了“博士”赵某后,正在调查曾参与观看“包括未成年人在内对女性进行性虐待的视频”所有观看者的身份。

警方相关人士表示:“加入过博士房的会员们并不是单纯的旁观者,而是集体性暴力的共犯,我们非常了解这一舆论主张,将依法进行调查”。

警方会先对曾有过“上传看看”,“如果有好的就发出来看看”等言论的用户,以及有教唆和协助等行为的用户进行调查后,再对单纯观看者进行追加调查。

24日据每日经济独家报道,经调查共享Telegram“N号房”和“博士房”等性虐待视频的聊天室中,存在参与人员多达3.5万人的大规模聊天室。

对此,Telegram性虐待共同对策委员会表示:“追踪结果显示,性虐待聊天室最多时甚至存在100个,其中最多有3.5万多人参与的大规模聊天室”。这是工大委去年接到性虐待聊天室受害者的举报后,从11月开始正式进行调查的结果。

而这一调查结果显示比工大委之前发表的规模更大。今年2月,工大委宣布,存在60多个性虐待聊天室,一个聊天室最多有2万多人参与互动。工大委相关人士表示:“现在大部分房间都被销毁了,但在消失前的1月左右,直接确认了有3万5000名参与者。自从该事件成为话题后,聊天室的参与者们说要‘搬家’去别的地方,或者退出Telegram后销毁了聊天室”。

其中,工大委对多个性虐待聊天室的使用者数进行统计的结果也是从26万名增加到了28万名。工大委推测,这其中除了重复人数以外,实际使用人数最少为5万人,最多为20万人左右。

24日据edaily独家报道,在“Tellagram N号房”事件引起强烈公愤的情况下,谷歌并没有切断与“N号房”相关的搜索词,因此网友们直接展开了删除谷歌自动关联搜索词的运动。

例如,搜索“baksaya奴隶(博士奴隶)”时,Naver-Daum-Nate等浏览器中显示:没有搜索结果。但是在谷歌上却能搜索到很多相关的内容。搜索baksaya,博士房,n号房,Telegram的话,会出现受害者姓名-职业等可疑的搜索结果或关联搜索词。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379.html
文章标签: ,   ,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韩国me2day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