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人,30万元:基层的里子在滴血,领导的面子在发光

2020/03/15 09:35 · 政治 · 220阅读 · 0评论

不要拿别人的里子,来填充自己的面子。

1

3月10日,云南昭通。

彝良县人民医院150名医务人员通过昭通日报宣布,放弃申领抗疫补助金,总额约30万元。涉及的申领补助人员均表态不愿申报,并表示抗疫系职责所在,希望把补助发给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的医务人员。

在媒体的镜头对准医务人员的时候,照着稿子念的彝良县人民医院感染科护士长还说了这样一句话:

比起湖北武汉等疫情严重地区的医务人员的辛苦,我们的付出微不足道。

——这句话,真的是护士长的肺腑之言吗?

——150人集体放弃临时性工作补助,真的是每个人都自愿的吗?

既然是临时性补助,为什么不是直接打到基层医护人员的工资卡里,而是要走“申领”这个环节?即便是申领,国难当前,医护人员冲在了一线,150人总计30万元的补助金,分到每个人的头上,不过也就是2000块钱而已,他们拿这么点补助金,反倒还要“受之有愧”?

——这不是他们理所应当、应该得到的“补助”吗?

如果真的是150人集体的、发自内心的愿意放弃申领,为什么院领导要拉来媒体,让护士长照着稿子在镜头面前读出来,以此来突显彝良县人民医院“高光正”、大公无私的正能量形象?

——凭什么要为了领导的面子,去牺牲医护人员的里子?凭什么领导可以道德绑架,去牺牲基层应得的利益?

国家和纳税人,都愿意给予这30万元的补助金,院领导不要的话,可以把自己应得的补助金拿出来分给这150人,而不是为了刻意的正能量,去牺牲这150人的微薄收入。

针对此事,昭通市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3月12日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们已经获知了网上网友的质疑,目前已经介入调查。

2

鲁国有一条法律,鲁国人在国外沦为奴隶,如果有人能把他们赎出来,可以到国库报销赎金。有一次,孔子的弟子子贡在国外赎了一个鲁国人,回国后拒绝收下国家赔偿金。孔子知道后说:“子贡做错了。从今以后,鲁国人将不会从别国赎回奴仆了。向国家领取补偿金,不会损伤到你的品行;但不领取补偿金,鲁国就没有人再去赎回自己遇难的同胞了。”子路救起一名溺水者,那人感谢他送了一头牛,子路收下了。孔子高兴地说:“鲁国人从此一定会勇于救落水者了。”

这便是“子贡赎人”和“子路拯溺”的典故。

子贡用自己的钱做了一件好事,本应该被树为道德典范,夫子为何反而要批评他?

——子贡的错误在于把原本人人都能达到的道德标准超拔到了大多数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这样使很多人对赎人望而却步。违反常情、悖逆人情的道德是世上最邪恶的东西。把道德的标准无限拔高,或者把个人的私德当作公德,两种做法只会得到一个结果,这就是让道德尴尬,让普通民众闻道德而色变进而远道德而去!

所以道德其实应该是一个人人都能够做到的无损于己而又有利于人的。通俗一点来说,就是做了坏事,他应该受到法律惩罚,做了好事,他也应该同样受到嘉奖。

医护人员不是神仙,也是凡人,吃喝拉撒日常开支柴米油盐生活成本,哪一样能够离得开钱?领导和媒体一边歌颂白衣天使保家卫国,一边道德绑架牺牲他们的既得利益。

——过河就拆桥,卸磨就杀驴,不可耻吗?

南京路院区的ICU护士说,她的基本工资“五险一金”扣完以后只有1000元不到,一月份的补贴还没发。但自费从美国买了180个达标口罩,就花了2000多元,还不知道是否能收到。

救人的时候,拿基层当英雄;颂歌的时候,拿英雄当祭品。

3

3月2日,陕西省安康市中心医院抗疫一线补助金的发放问题,平地一声惊雷。一线医护人员拿到的补助,还不及院领导的零头。

两天后,院领导被免职,卫健委严令全面细查,保证医护人员应得的补助金政策,在执行的过程中不打折不变形。

3月7日,武汉市第五医院发热门诊医生向新京报反映,医院的领导、行政人员所得的补助是一线医生的两倍之多,对补助的计算方式提出异议。

国家卫健委已明确“医生轮休算出勤”的计算方式,武汉市第五医院将重新核算出勤,并发放相关补助。

3月11日,云南省昆明晋宁区宝峰中心卫生院公示的医护临时疫情补贴中,该院院长是拿补贴最多的人,遭到网友质疑。昆明市晋宁区卫生健康局发布情况说明称,数日前审核发现部分单位上报数据存在对上级文件精神领会不到位、申报不规范、标准不统一的情况,已要求各医疗卫生机构重新进行申报。

3月10日,云南昭通彝良县人民医院150名医务人员集体自愿放弃补助金。

——新闻连起来看,看出其中的“猫腻”了吗?人民感谢医护人员做出的牺牲和贡献,国家宽慰基层医护人员给予的补助。要么是被院方领导喝兵血给拿走了,要么就是被院方领导做秀搞面子工程的光辉形象给“自愿放弃”了。反正横竖,就是不让下面累死累活的基层人员,得到这一笔应得的补助金。

——什么叫坏人,这就叫坏人啊!

4

今天云南150名医务人员自愿放弃了补助,明天山东是不是又有150人放弃补助,最后连湖北武汉的一线援鄂人员,都要“自愿”放弃补助?骚操作的表演方式,总是如此的“万变不离其宗”。

前一阵子,大肆鼓吹穷人捐款,道德绑架“逼捐”;然后,大肆鼓吹女护士剃头,道德绑架“牺牲”;现在,大肆鼓吹医护人员自愿放弃申领补助,再一次的利用道德绑架,去牺牲基层的里子,成全领导的面子。

——每一次此类畸形的“正能量”鼓吹事件,没有让我感到任何一丝丝的感动,只会让我觉得恶心。医护人员累趴下了,心疼他们的是社会公众;医护人员牺牲了,为他们流泪的是善良公民;医护人员受到委屈和不公正的待遇了,为他们呐喊鸣不平的是正义有良知的媒体人。

——各大医院的领导们,你们何曾把下面的医护人员,看作过自己的亲兵?中国人,总是被他们当中最勇敢的那一群人,保护的很好;而最勇敢的那一群人,却总是被伤害的最深。《四人殉职,四人濒危——武汉中心医院“至暗时刻”》、《人物》撰写推文发哨的人领导想着法子全网删帖禁言。

——在其位不谋其政,谋其政不配其德。基层在前面出生入死,领导在后面摘桃作秀。干最苦最累的活,拿最少的钱;说最漂亮的话,博取最高光正的官声政绩。

折叠的现实世界里,道德绑架多如牛毛,体面尊重稀少难寻。

别让将士寒心,别让饿兵打战,别拿基层里子的血,去填充领导面子的光。如果某些人已然忘了初心,那就请不要再丢掉了最后的良心。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247.html
文章标签: ,   ,   ,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林孤小姐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