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特朗普扩容G7,考验老朋友的时候到了

2020/06/01 07:16 · 政治 · 93阅读 · 0评论

作为G7年度首脑峰会主办者,特朗普政府三易时间和方式。

这固然有疫情影响的考量,但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对此次峰会扩容,提出了大胆的设想——从G7转变为G11。

今年3月,当疫情来势凶猛之时,白宫宣布,原定于7月举行的首脑峰会改成视频会议方式。

稍早前,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说,美国以从疫情中恢复,能够实现在线下举办峰会,他亲自主持。

白宫顾问甚至宣称,特朗普的主意已经得到各国积极响应。对6月底在华盛顿和戴维营如期举行面对面首脑峰会,表现出信心。

然而到了当地时间5月30日,特朗普突然改口,宣布将G7峰会推迟到至少9月举行,并希望邀请俄罗斯、澳大利亚、印度和韩国四国参加峰会。

促使特朗普改变计划的原因可能有两个。

一是其邀约并未受到所有成员国的坚定响应。

德国总理态度含糊,在对特朗普的邀约感谢的同时表示,考虑到疫情的整体形势,默克尔无法给出将前往华盛顿参会的承诺,但“总理将持续关注疫情最新发展形势”。

法国总统马克龙似乎更坚定一些,但也存在不确定性,爱丽舍宫官员称,如果“情况允许”,他愿意前往美国参加领导人的面对面的会晤。

欧盟的两驾马车虽然是西方联盟的关键成员,但常常与白宫保持一定距离。特朗普总统在德国人那里的民望并不好,受欢迎率仅30%,在历届美国总统中属于最低者之一。

这也引发了舆论对德美关系以及西方合作的担忧。结合默克尔在其它场合的言行,更有中文媒体欢呼,“默克尔拥抱中国”,“德国力挺中国”,“欧洲人正承认中国的领先地位”等。

然而,默克尔的态度远没有如此简单。在5月27日KAS基金会的一场视频座谈会上,默克尔就对中国的认识和欧中关系,阐述了一番耐人寻味的意见。

作为自7月1日起的欧盟轮值主席国,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发言中,指出了欧中关系是下半年欧盟外交政策的“首要重点”,欧盟必须要搞清楚,中国以何种决心在国际结构中占据一席之地;不仅要搞清楚,还要积极接受这个挑战。

默克尔强调了欧盟作为世界的“稳定锚”,“欧中未来的关系不仅仅限于贸易总额或协议关系”,“为了能够维护欧洲价值观和利益,只能通过建设性和批判性的交流和对话。”

但她同时重申,“欧盟是西方利益共同体可依赖的伙伴”,“欧洲不是中立体,我们是西方政治的一部分”,“我们必须维护自己的价值观”。

默克尔的意思实际很明确,她在维护欧美团结、维护西方整体价值观和利益方面,立场是坚定的,但在如何处理对华关系上,又与主张脱钩和制裁的特朗普政府拉开了距离。但其与美国,不是原则的不同,而是方式和手段的相异。

默克尔清楚地认识到,要正确评估中国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秩序,这样的世界秩序对欧中关系的影响将超越务实的贸易关系,欧洲要积极接受这一挑战,发挥世界“稳定锚”的作用,通过建设性和批判性的交流和对话,来达成目标。

之所以详细阐述默克尔的观点,是因为当前有一种流行的看法认为,德美就对华政策出现实质分歧,可能会导致西方的分裂。在G7集团峰会的相关报道中可以明显地闻到这股味道。

应该说,默克尔对参加特朗普主持的G7集团峰会采取有保留的态度,仅仅是因为疫情因素,过度解读是不恰当,误导读者的。

那么,谈到第二点,对G7峰会扩容,邀请俄罗斯、澳大利亚、印度和韩国领导人参会,表面上看,是就坡下驴、自下台阶之举,但却完全不可能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真正反映了特朗普心中的战略构想:因应国际局势新变化、新挑战,借机改革西方集团议事体制,将其作为塑造新的世界秩序的关键举措之一。

特朗普5月30日在“空军一号”专机上对记者说,“之所以选择推迟,是因为我觉得这个所谓的七国集团好像也代表不了什么当今大势。这是一个非常落后的国家组织。”

特朗普的话显示出,他过去几年在该组织的讨论中可能常常受阻,作为历来较少受到欧洲待见的美国总统,在一大半成员都是欧洲国家的组织里,他可能很难完全自在如意。这是其欲对G7扩容的第一大理由。

第二大理由应该是,随着美国对华战略方针的确定,特朗普正在围绕新的对华政策,在世界秩序中进行战略布局,其中,调整G7集团,改革西方核心议事机构,吸纳印太关键国家,形成以美国为主导、整合跨太平洋和跨大西洋两岸西方盟友,特别是将俄罗斯纳入其中,联手抗衡大国的崭新格局,是十分重要的一环。

白宫战略传播主管艾丽莎·法拉的话也许透露了特朗普的心机:“总统希望将包括‘五眼联盟’在内的国家以及受新冠肺炎影响的传统盟友聚在一起,并共同探讨中国的未来动向。”

艾丽莎·法拉的话多少还有些外交辞令的成分,什么五眼联盟以及受新冠肺炎影响的传统盟友!特朗普计划新增的成员俄罗斯、澳大利亚、印度和韩国,无一不是未来在印太地区可能抗衡大国的关键国家!

接下来所要讨论的是,特朗普的计划能否实现?

虽然这一机制最终能否定型,尚存在巨大想象空间,但作为G7峰会的主办国,美国总统拥有邀请其他利益攸关国家参与会议的便利,而其他G7成员国与受邀国家也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并且与美国在西方整体利益问题上是一致的,因此不至于反对,在本届峰会上,只要受邀者同意,就会出现四张新面孔。

最后的关键就在于,特朗普目标感很强的倡议能否得到受邀国的同意?

澳大利亚、印度和韩国一旦受邀,拒绝参与的可能性极小。

一方面它们都是美国的盟友或准盟友,特别是澳大利亚、印度是印太战略的积极参与者,在对华观点上与美国拥有大量共同语言,而韩国会考虑复杂些,它会在意邻国的感受,但也在东北亚安全上依赖美国,在印太对邻国是有隐忧的,因此参与的可能性大。

另一方面,对于这些地区强国或后发国家来说,能够进入西方俱乐部,成为西方核心议事机构的一员,对美国心存感激、倍感荣耀还来不及,怎么会拒绝呢?

最大的变量是俄罗斯。它曾是这一议事机构的一员,但随着普京的地缘政治野心扩大,被逐出去。

普京会不会接受特朗普邀请,重返G7峰会?

可能性很大。这是因为,普京在采取地缘政治措施、受到西方制裁后面临极大的经济和政治压力,近些年寻找一切机会改善与欧洲和美国的关系,特别是搭帮上特朗普,两者早已心意相通,在若干事项上合作密切,比如在世卫大会期间。

重返G7,既是其改变与欧美关系的关键契机,又是在新的世界秩序中占据重要一席的有利因素。

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对“老朋友”真正的考验来了,普京在加入特朗普这个具有明确目标的新的核心俱乐部问题上,是否会顾虑俄中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和全球战略平衡的需要?

一个巨大的悬念!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2240.html
文章标签: ,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印太观察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