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41):教育教育、特殊教育

2020/05/29 10:12 · 社会 · 193阅读 · 0评论

台湾同胞提名我诺奖。

今天5月28日,美国疫情感染总人数已达174万,死亡10.2万人。已经够悲惨了,还有更悲惨的。

明尼苏达州的一黑人乔治·弗洛伊德,被报欺诈。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赶到,将其扭下车,带上手铐,对方有反抗。警方将其摁倒,用膝盖死死抵住他的脖子。尽管他不断哀求,说喘不上气来,要死了。围观的人也纷纷指责,但警察仍不松开。最终弗洛伊德死在膝盖之下,46岁。

路人拍下一段7分钟的视频,惨不忍睹。以下是节选。

网络传播,群情激愤,4名警察被解职。当地民众街头抗议,警方开枪驱散。

本地疫情突然严峻,我们这个华盛顿外30多万人的县,前几天感染总人数1000多人,死亡30多人,昨天突然增加到总感染2274人,死亡53人。

也有好消息。 前些天女儿初中通知提前毕业,8年级的她获得学年优秀,选定一个日子老师要来家颁奖,自拍上网,6月1日搞个网络仪式。今天老师来了。

这是女儿的奖牌:

奖给XX Qiao,突出成绩几何课,xx中学,2019-2020

女儿获奖的是几何,尽管我认为她(英语)语文更特长,疫情爆发前的2月份,还获得了华盛顿地区的一个演讲比赛的资格赛奖,本来应该5月份去芝加哥参加全国决赛。

当然对于刚来两年多的中国孩子,语文和其他母语孩子比,还不够好。而她的数学之所以能获奖,其实是她理工科出身的母亲,不断辅导的结果,我倒不认为是学校教育的自然结果。

而且稍不注意,就会被美国公立学校的“快乐教育”,其实就是放羊教育,给毁了。

中国人对美国教育的认可,是基于对美国各方面崇拜的总体背景。美国的大学教育,由于学费昂贵,各种投入巨大,全球选拔师生,是世界上最好的,特别是私立大学。

但中小学基础教育,则是另外一回事。

很多人盛赞美国中学,特别是留学生家长或投资移民的富裕家庭,因为留学生只能上私立学校,那就是钱堆出来的,各方面自然好,也是许多有钱家庭的首选。

对于绝大多数美国公民,或像我们一样的绿卡居民,包括访问学者、工作签证的孩子,通常就是根据居住地址,即学区房,上对应的公立学校。最大的好处是,免费教育,通过每年交的房产税间接负担,租房的人其实租金也包含了税。

房子贵、税高的社区,环境好,学校也好,打分能在7分以上,最高10分。和打分低于3分的学校及环境相比,就是学霸和学渣的关系。或者说每天去上学,和随时会去少管所和监狱的关系。

少管所,多于多数中国人已显得陌生,但在美国大量存在,伴随的是吸毒、暴力、枪案、未婚妈妈等许多问题少年。他们的父母或许在监狱或管制所,他们居住的地方房价便宜、税费少、犯罪高,几代人都很难改变。学校的差异,大学的昂贵,固化了这种差异。

当然对于绝大多数上公立学校的华人家庭,会尽可能为了孩子选择好学区。好的公立学校,加上家庭的督促。

有些辛苦打体力工的家庭,用看美元的态度看孩子的学校,总觉得很好,因为英语不灵,加上为生计奔走,没有时间,只要有学校看着孩子就好。

这样,对美国的公立学校也是一片赞誉。因为一般的华人家庭不会去太差的学校,去太差学校的家庭,也没有话语权。

女儿上的是美国最富县的初中,2017年的时候是9分,这决定了我在此居住。2018年变为8分,我们开玩笑说是不由于她的成绩拉低了打分,因为这个分数主要是靠各种各样的考试成绩决定,和本州、和全国的学校相比。当然8分也很好了。

学校没有固定的班级、教室。一个年级三百多人,只有一个或两个叫counselor的管理老师,还有一个叫Dean的系主任,这些人通常都不上课。今天来给孩子颁奖的就是Dean。

三百多人又分成三个团队Team,松散的,没有固定集中的时间和地方,就是偶尔开会什么的聚一下。学生每人走廊或大厅里有一个铁皮柜子,平时的东西锁在那里。每天根据午饭时间,上午有上一节半课的,每节一个半小时,最后半节去吃饭,饭后回来继续上。也有上两节或三节后,再去吃饭的。

下午对应的就是上一节半到一节,两点到三点多分批放学。每一天都不一样,分为A、B两天,课不一样,其中有一天下午有个resource时间,不上课,做作业。学生每天根据课表,走马灯地去不同的教室上课,有些是选修课。通常一个课上就20多人,学生们就在上课时才有同学。

由于每个人的课程、上课的时间不同,同年级的学生很难在课堂碰上,或者干脆就碰不上,除了在课间的铁皮柜子旁,或吃饭时间。

不同的教室,也就是老师的办公室,除了讲台,旁边再有工作台、文件柜。学生动,老师不动,上课时去找老师。

平时要找老师,必须要事先申请pass(通行证),午饭的时间去教室兼办公室找,老师一般买了饭回去吃。下午放学,老师和学生一起撤离,不加班。工作之外一般也不谈工作。家长要见老师,通过一个协调员(coordinator)安排,尽量满足,但不保证。

有些课有教材,有些没有,老师发活页纸,或到网上找。自主学习,不学也没人管,每天跑来跑去,很快乐。但考勤和纪律严格,毕竟是8分的学校,通常学生都很自觉。各种考试很多,检测自主学习的成果。有些不考也行,考不好可以补考。

提倡独立、自主,每学期都有或多或少的选修课,需要上一学期定下来。

其实就是折腾家长,不断咨询、讨论,在规定的时间段修改,最后定下来。

美国的成人年龄是21岁(投票18岁),在此之前很多事要家长监管,学习却是自主。自主的结果就是快乐学习,有些人上了好大学,有些人上了一般大学、社区大学,甚至不上大学。

美国官方的统计,拥有本科及以上学位的美国人:34%。

女儿常去的一家DQ冰激凌店,老有高中生打工,原因不明。

中美基础教育各有好坏,就看哪一种适合你的孩子、你的家庭。

不过社会发展到一定地步,美国的特殊教育确实好。下面摘自大学同学群的辩论,关于美国的好坏。发言者原是中国一线城市的大学老师。

我儿子是个自闭症患者,从他两三岁开始,作为母亲,我和儿子就开始深深体验到,作为特殊孩子和母亲,所遭遇的各种歧视和痛苦。

首先是没有适合孩子的学校。我是大学老师,有些个人资源,靠关系,求人送礼,儿子得以进入幼儿园、小学,都是半天去学校。幼儿园比较容易,我可以不在幼儿园坚守。但是到了小学,不可能有专门的阿姨来带他,于是我上午陪儿子上学,下午去单位上班,作为儿子的同桌,陪他混完了小学生活。

期间,尽管我时刻陪同,但其实歧视一直存在。校长老师可以指着儿子评论说“这个自闭症孩子还挺聪明呢”,小朋友则是“神经病”、“自闭症”、“傻子”,对着我儿子说。说实在,我和校长、老师的关系还处得不错,学校的课题,老师的函授本科论文,都是我帮忙完成。此外,红包也是少不了的。

儿子在学校受了委屈,回到家里就自残,甚至用头撞墙。尽管如此,他能够有学上,已经是自闭症儿童里的为数极少的幸运儿了。更大的压力在于:他以后怎么办?去哪里?我死了他怎么办?

最后一个问题至今仍然是国内残疾人家庭父母的一块心病。

后来,访学的缘故,我带儿子来到了美国。我没有任何关系,拿着租住公寓的电费单和儿子的疫苗接种记录报了名,儿子就开始上学了。

头一天我送儿子到了学校,老师跟我说再见,我真的受宠若惊,因为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儿子在学校上学而我不陪在身边的体验(我母亲陪他在外地特殊学校训练除外)。后来学校特意为儿子开会,讨论他的个人培训计划,安排了全面的训练课程,又给他配了一对一的教师助理。

我的访学期限是一年,面临回国时,儿子很难过,竟然把自己的双腿抠得鲜血淋漓,他就是不想回去,他告诉我:这里是他的天堂。于是,为了儿子,我又努力延期了一年。后来,又是因为儿子,我辞职,后来一家人移民美国,拿到身份。

再说前面我提到的最担心的问题:我死了,孩子怎么办?

不存在这个问题。父母照顾残疾孩子到18岁就可以交给政府了。政府的社区中心对每一个残疾人都安排有联系人,负责根据孩子的个人情况来安排生活、活动。我通过法律程序继续做孩子的监护人,要求孩子继续跟我在一起,直到我照顾不了他。

在此期间,孩子每天早晨由校车从家门口或班车接送到学校或者单位,中午免费午餐,下午再送回家。此外,还为我儿子安排了每周10小时的政府付费雇人来家陪伴我儿子,除了周末,基本每天两小时。儿子享受免费医保。我目前正在帮他申请低保,以及我照顾他的长期劳务岗位费用。也就是说:家长照顾自己的残疾孩子,政府是要付工资的。

我有一个朋友,单亲妈妈,独自带着自闭症儿子,她每月带儿子的费用和儿子的低保合起来是5500美金(免税),享受免费医保。这足以使母亲和孩子很有尊严地生活了!

他们在加州,有名的福利州。每个州的情况不同。

有意思的是,孩子的爸爸对美国另有认识,都在同学群里。他是成功的商人,后来办了杰出人才移民,家属在加州,他两头跑。

夫妻在群里各说各的,丈夫先说教育:

美国的教育是有大问题的。整个教育系统的设计就是维持现有的阶层分化。承担大多数普通人的公立学校没有学费,穷人给提供免费餐食。但宽松的放羊式教学方式,学生在校时间短,课堂“轻松”,家庭作业或少或无(可笑的是国内一度认为这才是“素质”教育),普通民众家庭的孩子个个培养成傻大甜。

反观精英家庭的孩子,个个从小都接受严苛的教育,辛苦程度比国内孩子有过之而无不及。要知道贪玩是所有孩子的天性,学校、家长如果不约束,没有哪个孩子愿意寒窗苦读的。反观中国,大多数家庭,哪怕是条件不好的“民工”家庭或是父母“没文化”的暴发户富裕家庭,对孩子的教育都抓得很紧。

中国人一直在反思、在学习,而西方依然活在虚幻的傲慢与优越感中,似极中晚清的八旗子弟。

再讲制度:

咱们都过了“知天命”(50岁)的年龄,经历多了,很多东西都看穿看透,看问题会更加全面、综合、深入。不会再陷入“非好即坏” 的思维、也不会再用 “先预设一个结论,然后满网络找论据”的思维模式。

民主好不好、甚至是不是相对好,这个一看适合不适合,二要经过时间检验。

民主制度自诞生起满打满算也就200多年,而中国这块土地2,000年来就是中央ji权、贤能治国。民主绝不会制定出最坏的政策,因为有监督有制衡;但民主也绝对不会制定出最好的政策,因为有掣肘有扯后腿。最终的决议,永远只会是一种最不坏的政策。

民主体制在平时没什么问题,无论谁上台,都可以保证社会稳定运行,但遇到重大突发事件,脆弱性就暴露无疑;同样,民主绝不会选出大坏蛋,除非“民主”被绑架或操纵,选举期间的各种黑料丑闻注定大坏蛋不会胜选;但民主也绝不会选出德高望重的真贤能。

最终胜选的,一定是能忽悠、擅煽情、伪君子。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民主参杂的东西太多太多。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咱们大学普选学生会主席,假定选举方式设计非常合理、选举过程公正透明、每个候选人都是德才兼备,且愿意为广大学生谋福利。外语系的候选人,100年也选不上,这里面只是参杂了一个很小很小、但客观的因素——外语系人少。

只要存在利益,只要人类这个种群还有欲望,永远不会有真正的民主制度。

不要傻傻地认为别的国家关注中国的民主、自由、人权之类的,真的是关心中国老百姓的“疾苦”。国与国的关系永远只有两点,利益 + 实力。

试问:先发的发达国家,哪个没有通过野蛮的侵略与殖民完成原始积累? 后发的发达国家里,哪个民主国家发展的比中国好?

结论:

发达国家有很多地方我们要学习,文明程度很高,人比较友善、礼貌……

但这个跟制度没有直接关系,而是建立在富裕程度与受教育程度上,老祖宗早就说过“仓廪实而知礼节”,中国的俗话“穷生奸计,富长良心”,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也需要时间的沉淀,比如“很多中国人已经小康了,为啥还拿公共厕所的卷纸?”  这个很简单,以前穷怕了。“中国的富人都是土豪,美国的富人做慈善”。中国也有曹德旺,美国也有大流氓爱泼斯坦。

即使没有这次疫情,过去十几年,民主制度的缺陷、痼疾越来越明显的暴露:效率底下、为反对而反对的掣肘、煽呼民粹、忽视大局的取悦选民。

在“自由、人权”的幌子下,对人性的过度放纵。比如,LBGT(各种各样的性别、婚恋)、同性婚姻合法化这种反“天道”、反自然的东西,竟然成为“价值观正确”不能触碰的红线,甚至于讨论人与动物(宠物)跨种群的婚姻合法化。

从文明角度,没有任何一种文明是永恒的、能够长盛不衰。“一个走到极致的状态,是一个最失稳、最危险的状态,它标志着一个重大的转折行将发生”(王东岳)。

未来三五十年的中西PK,中国,包括日韩在内的中华文化圈,一定会完胜。好好保养身体,我们能看到那一天。

写作辛苦,还有很多教育、特殊教育的故事,好或坏的例子,慢慢分享,以及更多其他主题。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41):教育教育、特殊教育

听取台湾同胞的意见,因为他在美国也呆过。我准备写两个系列:一个继续写美国观察,为保证质量,更新放慢。另一个写公知系列,虽有争议,但有人愿意看,不定期更新。通过疫情比较和个人体验,重新审视这些年的“忽悠”与“被忽悠”。

我无意冒犯任何人,也不泄露隐私,都是社交接触和公开言论。大家觉得如何?

至于诺贝尔奖,水平不够,主题也不对。只有那些中国历史上的丑陋和现实中的不堪,才能进入傲慢的西方大人的法眼。

中国是彩色的,有些人偏爱黑白照。

我的日记信息量大,人物多,有故事,有理念,写得很累。不求什么获奖、提名,能有读者的赞赏、转发,获得点卖文回报,疫情期间贴补家用,足矣。

往期回顾

美国疫情日记(1):费用

美国疫情日记(2):孩子

美国疫情日记(3):生命

美国疫情日记(4):邻居

美国疫情日记(5):账单

美国疫情日记(6):哀悼

美国疫情日记(7):劳资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8):民主 (一)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9):民主(二)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10):民主(三)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11):民主四之选举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12):母女(修订全本)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13):房子、房子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14):自由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15)纽约、纽约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16):补助、保险、掀桌子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17):老人、养老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18):人生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19):姓名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20):回国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21):移民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22):诚实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23):言论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24):虚伪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25):平等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26):公平、公正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27):五一、员工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28):冤狱、华人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29):华人、官司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0):教育、学校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1):教育真相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2):留学生、芒果姐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3):公知 打脸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4):看病、医保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5):公知圈、鄙视链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6):公知行,皆我师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7):再聊5元钱的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8):卧底、买房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39):酒与枪

乔木 | 美国疫情日记(40):网课、掐架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2178.html
文章标签: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彼岸乔木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