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咚│美国新一届总统选举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2020/05/25 05:43 · 政治 · 65阅读 · 0评论

随着对华战略方针的最终确定,美中关系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在这个阶段,美国对华政策的总基调是动用一切国家力量和资源,与中国开展全面而“公平”的战略竞争,但在某些领域已经跨越了战略竞争的界限,富有冷战和对抗色彩。

在此之际,美国正迎来新一届总统选举。这是美国对华政策全面完成转型后的首次总统“换届”,因此,新总统是谁,采取何种方式与中国打交道,对美中关系如何发展,至关重要。

传统上,民主党人的对华政策更关注政治推广、价值观、人权和劳工权利等意识形态因素,而共和党人更关注国家安全、贸易政策等因素。

美国对华战略转型完成,意味着美中关系回不去了。对任何一个新总统来说,都必须在新的基调下开展对华关系,但会由于不同总统的不同外交政策重点而带来不同的美中关系状况和趋势。

将中国界定为战略对手并推进全面战略竞争政策,是特朗普政府成立后在改变美中关系上所取得的最重要进展。

在特朗普的第一任期,美国对华政策鲜明体现出过渡性特点,即在建设性接触因素仍存的情况下,全面战略竞争不断深入,其中部分领域和方面具备了冷战的特点。

如果他继续总统任期,那么就会将巩固和完善对华全面战略竞争政策,当作一个主要目标,并进一步推进通过关税施压全面调整美中贸易关系。

与此同时,在美国已确定全政府对华战略的背景下,正如特朗普政府所建议的,“对美国如何理解和回应做出根本性的重新评估”,国家政府的各个组成部分,都会根据新的政策基调,在自身职权范围内,全面确定对华政策新的重点和新的方式。

美国军方可能是对美中关系走向最敏锐的部门之一,国防部长埃斯珀最近在接受美国广播电台主持人休伊特采访时说的一番话,也许具有代表性。

他说,当今的时代是大国之间竞争的时代,而美国当前的最大竞争对手就是中国。“我当前面临的挑战就是实行(对华)战略并将焦点转向中国,确保我们随时能应对中国”,“我们正在小心地监视中国”,“我们要避免与中国发生热战,但同时我们也要捍卫我们的价值观,捍卫以国际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而且我们将保卫我们的盟国和友邦”。

国防部是美国实施“印太战略”的主要部门之一,也将是全政府对华战略实施的主要部门之一。

埃斯珀的日常工作重点是把美军的三分之二多数转移到印太地区,开展军事部署和行动。它比任何部门都要警觉得多,并迅速展开对策。军事战略竞争是美中关系发展的最显著的部分之一。

特朗普政府的突出特点是,推进外交政策首先考虑成本,因此,在其对华政策设计和实施中,如何用最简省而可行的办法达到政策目标,就成为重要考虑因素。

它绝不会轻易言战,也不会将精力浪费在其但凡认为无意义的事项上。比如其热衷于关税策略而对某些价值观事件无动于衷,除非认为这将加强其政策优势。

就此而论,换成民主党人,并不意味着福音。在新的形势下,在未来多年,民主党人将有机会在自己感兴趣的政策领域对中国大量“挑错”。民主党人更有可能由于双方的价值观冲突而将美中关系快速导向全面的次冷战。

相比较而言,特朗普政府推行对华政策,可能更倚重实力,讲究技术和策略,能够深刻改变中国,产生持久影响,但在其新的任期的重点是使全面战略竞争政策具体化、系统化,全面落地,而不是再次重新定义美中关系。

不过,对民主党人来说,最不利的因素是很难选出强大的候选人参与总统竞选,前副总统乔·拜登比起早前的政治素人特朗普,有着太多不堪的历史和政治污点。

稍早前,华盛顿邮报爆出拜登的一件关于他和乌克兰前总统彼得·波罗申科秘密对话的新丑闻。如果这一事件深入发酵,将对拜登造成致命打击,阻挡他的白宫之路,并为特朗普续任总统,清除路障。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2068.html
文章标签: ,   ,   ,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印太观察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