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沮丧,因为更大的欺骗正在路上

2020/05/22 08:42 · 社会 · 68阅读 · 0评论

2004年的冬天,我在阜阳采访艾滋孤儿的故事,听一位采访对象说,他们那边有不少大头婴儿,我就顺道去采了。

第一户人家孩子已经没了,她父亲递给我一包奶粉,诺,娃当时就是吃的这个。抬头看,家徒四壁,墙上挂着一副招贴画,是个很可爱的胖娃娃。

第二户人家住在一个低矮的土坯房,需要弯腰才能进去,也是个女孩,她父亲抱到我跟前,撸起孩子的长袖,手掌伸不开,手指很尖,像是一个鸡爪。

第三户人家是个男娃,我不忍多看他一眼,我仿佛看到的不是一个孩子,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被生化武器袭击过的试验品,有点像切尔诺贝利废墟上那种被丢弃的布娃娃,眼睛和脑门都硕大无比。

十六年后的今天,湖南又出现了大头婴儿。说实话,我没敢去细看新闻,更没有勇气去看孩子的照片。

我也没有愤怒,连愤怒的欲望都没有,不出意外,又是商家被查处,给受害者赔点钱,更严厉一点,那就免掉两个官员,再举一反三一下,这事儿就算了了。

我可能也被岁月磨平了吧,好像再大的事儿也激不起内心的情绪了,有时候看到朋友因为某件事义愤填膺,我还会劝他,这不是很正常吗?有什么稀奇的呢?

当一个人不再因为什么事愤怒也不再因为什么事情兴奋的时候,是很悲哀的。可能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宿命吧。

年轻的时候我也曾经满怀热忱,我还没毕业就去了北京一家报社实习,第一次出北京站,过天桥,哇,北京好大啊,天好蓝啊,首都好美啊。

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在一家正在筹备中的杂志,90%的同事都是西祠胡同记者的家里的网友,来自天南地北,大家基本上24小时形影不离,吃住都在一块。

我还记得每次出差回来跟同事在门口那家烤串店,一边啃着羊腿一边吹着普京,好不快意。

我们那个杂志的口号我已经想不大起来了,反正很响亮就对了,大概是记录人物的沉浮之类。

那个时期,市面上涌现了一大批新兴的媒体,不是要读懂中国,就是理性建设性,都要做中国的纽约时报中国的金融时报。

今天看CNN,在放一个美国肺炎逝者的故事,逝者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父亲,不是什么达官显贵,也不是医生护士,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主持人透过视频采访他的家人和照顾他的护士,每个人都红了眼眶。

我在想,假如我当年筹办的杂志还在的话,应该也会讲讲这次新冠肺炎牺牲的3000多位普通人的故事吧。但是这种伤感是很短暂的,我马上又收起情绪,投入到火热的生活中去了。

去喝个咖啡,吃个法棍,中午煎个牛排,喝点红酒,饭后再来点枇杷。好像疫情已经远去,日子又开始焕然一新,人生又看到了新的希望。可是想想,那不过是不到四个月前的事情。

也许吧,我已经麻木了。麻木到我会有意无意地避开那些伤感的画面那些悲惨的新闻那些勾起许多令人难受的回忆的纪念日,并时刻告诉自己,如果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沮丧,因为更大的欺骗正在路上。

好像唯有这样,我才不至于被外界所影响才不至于情绪那么波动。最后,我们都活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不需要关心他人,也无需他人来关心自己。不再助人,也无需他人助我。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1921.html
文章标签: ,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张江名媛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