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高福

2020/04/21 21:41 · 政治 · 70阅读 · 0评论

高福院士又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为自己翻案。

作为中国疾控中心主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高福在接受央媒采访时喊冤,说自己从来没说过“没有人传人的现象”。他一再重申:“没有,我从来没说过不存在人传人的现象,从来没有。”

神秘的高福

高福说:

我认为在任何情况下,科学家都不能够说不存在人传人的现象。因为对这个病毒大家都不熟悉,但是它属于冠状病毒‘家族’。(冠状病毒)总是人传人的。

高福进一步表示,“但(科学家)寻找证据的唯一方法就是把自己当成一名‘侦探’,去找出嫌疑犯,也许最终你会锁定罪犯。但一开始会有很多嫌疑人,我们公共卫生工作者就像‘侦探’一样,所以‘证据’是我们做任何结论的关键,我们不能根据‘怀疑’来做判断,而是根据证据来做判断。”

这个采访视频不长,系高福接受中国国际电视台(CGTV)的英文采访。

我看到这个采访,第一感觉难道我们错了,难道是全国人民难道冤枉高福了吗?难道高福引发的群情激愤是假象?高福背锅是这次疫情最大的冤案?伴着这些问题,我又回顾了下这次疫情高福的表现。

01 第一个问题:高福什么时候去的武汉?

主持人:你是什么时候去的武汉?

高福说:我是1月17日到的武汉。

2019年底,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12月31日,国家卫健委派第一批专家组到武汉,其中包括王广发,当时盛传高福是第一批专家组的组长。之后的元月8日,国家卫健委又向武汉派出了第2批专家组。

但是到达武汉的两批专家组,因种种原因,不仅无功而返,还留下了遭千夫所指的名言:人不传人,可防可控。

从12月31日到1月20日,20多天的时间里,当地卫健委发布的疫情通告里,基本上都是“没有明确人传人,没有医务人员感染,疫情可防可控”。这违背事实的虚假信息,严重削弱了人民群众的防控意识。

而武汉在1月1日又训诫了李文亮等吹哨人在内的8名医生,堵住了武汉人的嘴,从官方通报看,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

因为专家组说了,“大家放心过年,不会人传人,疫情可控,可防,可治,不要相信谣言。”于是,大家放松了警惕和疑心,以为可以欢乐过大年,武汉出现了大规模的聚会活动,武汉旅游局派发20万张惠民卷、武汉百步亭社区举办万家宴等。

但是,打脸的是,专家队伍中的王广发回京后不久,通过核酸检测确诊感染病毒。

直到1月22日,第三批专家组钟南山院士对外称可人传人,疫情才引起全国的重视。注意,钟南山院士用的是“肯定”,没有大概、或许、可能等含糊用词。1月22日,李兰娟院士向国家建议武汉必须严格地“封城”,第二天,国家采取了这一措施。

高福有没有说过“不存在人传人的现象”,因为是专家组的通报意见,好像确实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社会舆论认为武汉市卫健委做出的任何决定,发出的任何通告,都不可能独立行事,而必须与作为疾控中心的主任高福等人认真研究,也必须经高福等人的同意。所以高福在疫情早期扮演了重要作用。

最新的这段采访中,高福回避了自己在疫情早期中所作的工作,比如发表论文、与美国CDC沟通等。但是,回应了与钟南山、李兰娟等会见的情况。

高福回忆说,他与钟南山、李兰娟、袁国勇、曾光、杜斌等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于1月18日齐聚武汉,19日上午到医院向医生等了解情况,当天下午开了会,“在会上表达了很清楚的判断。我们讨论了人传人的问题,不仅如此,我们还意识到是非常‘有效的’的人传人。我们是知道人传人的,唯一的问题是,人传人有多严重了。作为高级别专家组,我们最终看到了人传人的严重程度。”

“我们一到武汉就跟很多人了解情况,怀疑过是否存在小范围感染。后来确定已经存在小范围感染,所以我认为人传人是毫无疑问的。我们在1月19日晚举行了记者会,我、钟院士等五人提到了这个病毒,每个人都认为病毒来源于动物,所以病毒的传播已经经历了(我把这种传播叫做)从动物到人的‘跳跃’,然后发展成‘有限的人传人’,然后完成了‘人传人’。1月20日,我们专家组向公众表示,病毒已经完成了以上这三个步骤,已经是有效的人传人了。”

如果说这是高福第一次到武汉的话,那传闻中的第一批专家组就不对了。正是因为这个时候高福与钟南山、李兰娟等一起开会,意识到了”非常有效的人传人“,也就是说,认定有效人传人,有高福的一份功劳。至少,2020年4月20日采访时,高福是这么回忆的。

那么问题来了,社会的印象“不会人传人”安到高福身上,这份错误记忆从何而来?为什么流言传播那么久,始终不见高福出来回应。曾有传言成高福被调查,高福对外的回应是“正在研究狡猾的病毒。”

02 社会对高福的情绪从何而来?

为什么国人会对高福愤怒呢?如果按高福所说,自己没有说过不会人传人那样的话,那么可能就是一种记忆错误。

而武汉卫健委通报中所说的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等,虽没有明确说不会人传人,但营造了不会人传人的语境,这个话在钟南山发言之后,社会将情绪安到了高福身上。关键的是,高福的几番言论屡屡惹众怒。

1月22日,高福在国新办记者会上说,目前证据显示儿童、年轻人对冠病病毒不易感染。

神秘的高福

然而事实证明,新冠病毒对任何群体都易感,如李文亮医生才34岁的年轻人感染后不治身亡。

1月25日,针对有专家提出冠病病毒有“超级传播者”,高福回应称,当前还没有证据表明已经有“超级传播者”,很现实很快打脸,广东福建等地出现超级传播者。

而国家卫健委其后发布的《关于做好儿童和孕产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第一句话就是“儿童和孕产妇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易感人群”;武汉疫情迅速扩散到全国乃至国外,也证实冠病病毒存在“超级传播者”。

1月28日,高福接受央视采访时说,目前防控措施在起到作用,疑似病例在减少,这是好的现象。如果按照现在的措施,应该在近期能看到一个拐点。大家预计元宵节情况可能好转。

当然,社会高福的情绪爆发点是在论文事件。

1月29日,高福等人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论文曝光,论文展示的425名感染者流行病学数据显示,冠病病毒可以人传人。

论文提到:“通过分析12月10日至1月4日期间发病病例的数据,来估算疫情的增长速度,因为我们预计在12月13日武汉疫情正式宣布之后,发现的感染比例将很快增加”。这篇论文是1月22号投稿,即武汉封城的前夜。

如此高质量论文是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的。因为引用的数据要经过严格严谨的分析和事实依据。这需要采集临床数据,实验室数据,还要写文字组稿,这是一个庞大繁琐的工作。当时舆论认为,高院士在1月22日投稿前,一定是在更早的时间,就已经完成了论文的核心内容,并得到了科学有效的论证,即新型冠状病毒,是高流行传染病这一论点。

“早就知道病毒有人传人现象,却隐匿不报。”社会对高福的愤怒到了极点。其后,高福领导的中国疾控中心对此回应称,论文提出的“2019年12月份即在密切接触者中发生了人际传播”的观点,是基于425例病例流行病学调查资料做出的回顾性推论。

由于大量疫情论文发表到海外,科技部发声:请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请把研究成果运用到疫情中去!

而此时,社会对高福怒不可息,他的兽医从业经历被翻出来,还有他在SCI国际刊物上发表论文490余篇。疫情最紧张的时候,却忙着发论文!加上他曾信誓旦旦的表示SARS不会重来。

那是2019年3月4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上,高福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传染病防控工作进展顺利,国家传染病监控网路运行平稳,中国不会再出现当年的“SARS类似事件”。

如果说,此前人们一直将注意力放在病毒所带来的风险上, 但是,新冠疫情,人们看到的是,专家误导造成的风险同样可怕。
神秘的高福

神秘:高福为何向美国流泪

事实上,在群殴高福的声音中,支持他的人也有,认为社会受到虚假信息的误导错怪了高福,或者说人们早期对新的病毒的认识有个过程,在为高福说话的人中,其中就包括知名经济学家华生,他多次为高福翻案。

经济学家华生最近一次是在《第一财经》发文说,网络媒体群殴高福是搞错了对象,高福实际上是武汉疫情报警第一人!

按华生的说法,去年12月30日,也就是武汉8名医生在朋友圈提醒大家注意类似SARS肺炎的同一天,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偶然发现了武汉市卫健委内部发出的不明原因肺炎紧急通知的相关传闻,他大吃一惊,去年还在政协会议上拍胸脯,现在有疾病直报系统,像SARS的大瘟疫不会再发生。所以他立即打电话给武汉疾控中心,超过三个病例必须上报,为何没有直报?都这样的话,国家重金打造的网络直报系统还有什么作用?

批评了武汉下属,他又赶紧向上级——国家卫健委多名领导打电话报警。卫健委反应迅速,第二天就由分管领导带领工作组和专家组到达武汉。国家卫健委1月1日成立以马晓伟为组长的疫情应对处置领导小组。据此可知,高福实际上是12月30日武汉8名医生发消息的同一天晚上,体制内最高级别的报警人,也可以说是第一个报警的政府官员!

这让人大吃一惊!在各类媒体对高福院士一片质疑、一片批评、一片挞伐的声音甚嚣尘上、连绵不绝之时,这位学者竟然说高福是中国官员报警第一人,居功至伟!

按华生的说法,高福眼看狼来了,向卫健委报警:狼来了!向武汉人民报告狼来了,把新冠病毒压缩在武汉市极小的范围内,整个湖北省和全中国都可能避免这场大灾难!这样才可以理直气壮地荣膺“报警第一人”的称号!

但真实的情况是,高福等人没有这样做,各种通报使得武汉放松了警惕,使武汉市和湖北省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的灾难。华生的辩解无法自圆其说,社会对华生的辩解不买单,认为高福是掩盖真相、谎报疫情第一人!

从12月底到1月初,高福发现了异常现象,再到1月18日,这期间,高福作了些什么?除了发表论文,美国媒体披露的一些事情耐人寻味。

3月27日,美国science 《科学》杂志发表文章,高福解释早期为何难定“人传人”。在被问到为何中国1月20日才知道病毒可以人传人,之前为什么观测不到时,高福表示当时并没有详细的流行病学数据,而且科学家从一开始面对的就是这么一种极为疯狂和很善于隐藏的病毒,所以不仅是中国,欧洲和美国一开始都低估了,以为这只是一种普通的病毒。

神秘的高福

根据公开报道,1月3日,美国 CDC首先接到中国的通报,这应该就是第一次通话,之后,几乎每一天都跟美国通报一次疫情。

高福在接受 science 采访的这样回应道:“我们已经及时与科学同行共享信息,但这涉及公共卫生,我们必须等待政策制定者公开宣布”。

4月初,《纽约时报》在斥责美国 CDC 应对疫情不利的时候,提到了一个细节:早在元旦前后,美国CDC中心主任就接到了中国 CDC 主任高福的电话,当时美国同行正在度假,听到高福的通报之后,感到非常震惊;更值得注意的是,几天后,高福再次和美国 CDC 通话时,突然泪奔。

为什么高福会在美国同行面前,心神大乱,泪如雨下。1 月 3 号之后的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中国 CDC 中心主任泪奔(burst into tears),留下系列谜团。

还有,赵立坚怼美国之后,Event 201事件曝光。据报道,约翰霍普金斯卫生安全中心2019年10月跟盖茨基金及世界经济论坛合作,模拟瘟疫流行演练。在名为Event 201的演练中,有15名政府、商界及公共卫生领袖参与,演练在瘟疫流行下如何在不同政策选项中作决定,其中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就受邀参会。两个月之后,新冠疫情就爆发了,一切就像是未卜先知。

高福尽管否认了一点,从来没说过不存在人传人的现象,但依然留下诸多的谜团。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1241.html
文章标签: ,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金微观察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