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里,到处都是余欢水

2020/04/19 08:09 · 社会 · 59阅读 · 0评论

1

最近很多朋友跟我安利《我是余欢水》这部剧。一直没空,终于等到了周末,本想试着看两集,结果一口气看完了。意犹未尽,又找来原著小说读了一遍。

一个底层社畜,没钱没地位,在公司被人欺负,回到家里被老婆看不起,活得小心翼翼,但终于还是走投无路。偶然的一次误诊,他以为自己得了癌症。命都要没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于是不再唯唯诺诺,不再瞻前顾后,他撒开欢儿地重新活了一次。怼了邻居,打了恶狗,在公司扬眉吐气,无意中见义勇为成了城市英雄。名利双收,升职加薪,天上还掉下个小美女。

你就说这情节爽不爽吧。

其实我更喜欢原著小说,因为它更爽。上来就是高空坠电钻、菜刀剁狗头,主角瞬间黑化,情节跌宕起伏。要说缺点,就是文笔不算精致,一些描写不符合核心价值观,故事的合理性也不是很完善。所以电视剧进行了不少改动。

不过我觉得问题不大。爽文嘛,要什么文笔,要什么逻辑,看得爽就好了啊。

我觉得这篇小说可能会开创爽文界的一个新流派。

以前的爽文,要么是“男频”,就是写给男人们看的:

男主角从D丝一枚,一路打怪升级,奇遇不断,最终傲视群雄,坐拥一群美女,爽得读者们嗷嗷直叫。

要么是“女频”,就是写给女人们看的:

女主角单纯善良,一路懵懵懂懂,但王爷公子土豪明星总裁帅哥硬汉奶狗偏偏都会无可救药地爱上她,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爽得读者们嘤嘤直哭。

现在,《我是余欢水》的成功,很可能会带动一大批类似主题爽文的面世。我们可以称之为“社畜频”,顾名思义,就是写给可怜的社畜们看的。社畜们流着泪看完,纷纷感叹:“真他妈的真实!”

由此还可以发现,社畜是不分男女的。

2

“社畜”这个词来源于日本,是上班族们用以自嘲的称谓。他们在公司里顺从地工作,劳动强度大,薪水低,就像牲畜一样被役使和压榨。

其实我认识的标准意义上的社畜并不多。活跃在我的朋友圈里的,多半是体制中人,当然最多的还是法院同行;他们差不多都有高学历,有不错的智识,有貌似中产的生活水准;他们的工作听上去足以都令很多人艳羡,法官、检察官、律师、公司法务、出版社编辑、媒体记者……

这明明就应该是一群社会精英啊,跟社畜哪里有半毛钱关系。

但就是这些人,不遗余力地跟我安利《我是余欢水》。

他们跟我描述观感,要么是:“哎呀看得太爽了!”

要么是:“哎呀看得太压抑了!”

爽也好,压抑也罢,都说明他们从剧中看到了自己,找到了共鸣。余欢水误诊前的主旋律就是压抑,误诊后的主旋律就是爽。只有把自己完全代入到余欢水这个角色里去了,他们才会有这样切肤的感受。

没想到,你们一个个在人前光鲜亮丽的,背地里全都是“社畜频”的受众。

3

误诊前的余欢水是个典型社畜,他的悲剧在于“不自由”。一想到还有明天,还有明天的明天,他就处处受制于人。

为了无数个明天的生活,他必须服从经理的命令,在中秋节的晚上留下来打扫厕所。

没有经理的许可他不敢提前下班去接儿子,只能让孩子在大雨里淋得湿透。

卖电缆不是什么好事业,但至少能带来一份收入,他不想也不敢失去这份他并不爱的工作。

他对扰民的邻居一再忍让,对赖账的朋友不敢翻脸,努力扮演一个好好先生,为的是可以在明天继续维持住自己的体面。

……

我们每个人,似乎都能从自己身上,找到余欢水的碎片。

4

关于法官这个职业的辛苦,以前我写过太多了,最近两年都不好意思写了。因为总有不相干的人会说,你不干就走啊,还有那么多人想干呢!

说得轻巧,偏偏这个职业还不是你想干就能干得了的。你说可气不可气。

前段时间,酒泉肃州法院一位女法官去世。我的师兄鹿鸣君写了一篇《我为国霞且一哭》,然后收到了一两千条来自基层法院工作人员的留言。他看完后感觉很压抑,跟我说:“有种众生皆苦的感觉。好些法官说已是不堪重负,心理有崩溃感,这样下去还得了?”

我跟他说,别说基层法院了,连我这个省高院的,一想到系统里未结案件的数量,想到柜子里和桌上高高堆起的卷宗,想到那些累牍的材料和待办事项,往往都会眼前一黑。

老生常谈啦。

有很多人想当然地觉得,“余欢水”这样的小人物都是在体制外的。只要身处体制之内,就算得上是既得利益者了,就都是光鲜亮丽的社会精英了,都是远离烟火的庙堂高人了。

其实不是这样。

体制内外都一样。都有占着大多数的小人物和最底层,都有种种羁绊和不自由,都在心有不甘而又无能为力中日夜挣扎。

在体制里,到处都是余欢水。

不用多举例,因为体制内外的“余欢水”们的悲欢并不相通。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其实也只是一个余欢水,不理解另一个余欢水而已。

5

其实,我觉得剧中最可怜的人物并不是余欢水,而是这个人——电视台的白主任。

噢,不,是白副主任。

这个角色演得实在是太好了。

他比较集中的戏一共就三场。一次是在刘副台长的办公室,五十多岁的白副主任表现得像一个恭顺的小学生,手捧笔记本,目不错珠地盯着领导。随着刘副台长几句不痛不痒的讲话,白副主任脸上的表情从战战兢兢,到有些迷惑又积极思考,再到恍然大悟茅塞顿开,嘴里随之发出由衷地赞叹:“刘台长,您真是……高屋建瓴!高屋建瓴!”

第二次还是在刘副台长办公室。刘副台长肯定了白副主任的前期工作,并表示要把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他。白副主任从满面春风,到受宠若惊,再到眼噙热泪,语无伦次地向领导表决心。

第三次最精彩,是在余欢水家。当余欢水表示自己不再配合做宣传后,白副主任情绪崩了,不但抢着吃了余欢水的早餐,还说了一大堆台词。就冲这台词,你说编剧没有机关工作经验,我都不信。

哥哥我今年五十大几了,我干这个新闻部主任十二年了。十二年我没吃过早饭,你信吗?

我不是不想吃,我没时间吃!还热馄饨,我有碗泡面就不错了!

错了,我还不是部主任,我是副主任。十二年的新闻部副主任!

那主任早就调走了,这个职位空了两年多了。按理说,论资排辈这个正位,轮也该轮到我头上了吧?

……再耗下去,我就得从副主任的位子上退休。你别看就差这么一个字儿,这可差多了去了!待遇,职称,关键是,这脸面不好看啊,这脸不好看!

……你说这个姓刘(副台长)的,是不是挺不是个东西的?

……这回别说扶正了,我跟你说,肯定还得给我处分。

最后,他两眼放空,绝望地喃喃自语:

会不会,我……我这前途也就到头了啊……

实在是太可怜了。我都快看哭了。

按理说,白副主任身为电视台的中层领导,和余欢水这样的公司小职员相比,身份、地位、收入各方面都已经是云泥之别了。但显而易见,白副主任也是不自由的。他也憋屈,也压抑,也处处受制于人。

如果说余欢水的不自由是能力问题,白副主任的不自由就完全是欲望问题了。

没有一点看不起白副主任的意思。我甚至有些感同身受。如果眼前只有一座华山,而这华山又只有一条路,那么用上全部努力去爬得高一些,也是无可厚非的。

体制里,也到处都是白副主任。

6

不想成为余欢水?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大家都是普通人。

余欢水成功逆袭,重新活了一次。虽然看起来很爽,但没法学习。毕竟我并没有被误诊,我明确地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个明天。所以,我还必须和生活不断妥协。

但是,剧中的余欢水之所以让人觉得惨,不是因为他工作辛苦、收入微薄,而是他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糟,在公司受尽折辱后,连个贴心的家人和可靠的朋友都找不到:

没有人会真的同情我。我难受的时候,睡不着的时候,只有黑暗同情我。走路的时候摔倒了,只有马路会同情我。我死了以后,只有坟墓会同情我。没有人会真的同情我。

所以,我能想到的办法是:想想谁会同情你,然后珍惜TA。这样,至少在眼前一黑的时候,还有家人,还有朋友,还有可以缩回和容身的壳,替你抵挡一时的风雨。

当然,也要更多地同情和善待自己。纵使是个不起眼的齿轮,也要把自己擦拭得光亮。

不想成为白副主任?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大家都想进步。

但在低头赶路之余,也别忘了抬眼看一看世界。你会发现除了华山之外,这世上还有三山四岳,还有珠穆朗玛,还有大川大河,还有少林武当。

很多事情强求不来,还不如好好吃顿早饭。

自由,有时候需要的是能力,有时候需要的只是心态。

所以,你会是余欢水,还是白副主任呢?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aishaiba.com/posts/1160.html
文章标签: ,  
温馨提示:本文来源于 桂公梓 ,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爱晒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文件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表情